精华都市小說 重生之阪道之詩 線上看-第一千五百八十四章鑒賞

重生之阪道之詩
小說推薦重生之阪道之詩重生之阪道之诗
阪口「每次发表选拔结果的时候,都会计算3期生入选的人数。如果有很多人进入的话会很高兴,也会刺激自己一定要努力啊。」
实际上,三期生随后陆陆续续进入了选拔。在『以自我为中心!』中的梅泽美波和岩本莲加;在『想绕远路回家』中的伊藤理理杏和佐藤枫;『Sing Out!』中的阪口珠美都实现了初次进入选拔。虽然,偶尔也会得到3期生的曲子,但3期生的战场已经不是按期别来考虑的世界,而是逐渐转移到乃木坂46这个广阔的舞台上。
那天的风
2017年,「盛夏的全国巡演2017」在东京·明治神宫棒球场开幕了。那场演唱会上要按期别来进行表演,对上年年末刚刚出道的3期生来说也是试金石。观众有3万多人。和迄今所经历过的Live天差地别。
吉田
「感觉『只让3期生出场,没有问题吧?』有段表演需要12个人用无伴奏和声演唱,在这之前的一开始的舞台上谁也没有。三期生有被大家好好认识吗,对此我一直有所不安。」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佐藤「说到乃木坂46的夏季风光,不就是神宫球场吗?把开场交给加入还不到一年的3期生们,真的能被大家接受吗,充满了这种不安。一边想着要把接力棒好好递给下一个出场的2期生、1期生,一边唱着歌。」
但是,让成员们感慨最深的神宫,却不是2017年的期别演出。2019年8月30日。「真夏的全国巡演2019」的初日是3期生无法忘记的。
那一天、讲述3·4期生历史的影像播完之后,3期生们唱起了「第三阵风」。不仅如此、之前休养中的大園桃子也在这首曲子里惊喜回归。从全体的曲目表来看这是第五首。
因为大園在6月24日的时候宣布自己将缺席本次巡演,所以她的回归对粉丝们来说是个令人开心的惊喜。但是、大園是如何登场的呢。成员们关于这件事事前讨论的内容并没有为人所知。
与田
「那是神宫排练的时候。工作人员提案说「这次会是大園的回归,要来场与平常不同的表演吗」。有关这个、3期生的讨论就开始了。因为我们3期生很想唱原版的「三番目の風」,就向工作人员表达了这个想法,说「我们想用原版的方式来表演!」这样子跟工作人员直接表达想法,之前从未有过。如果是以前的3期生,可能就会说「明白了」,然后就直接接受了。但是、那首曲子包含着大家的想法。因为是3期生第一首曲子啊。这样想法激烈碰撞的三期生,让我觉得真的是个很好的团队啊」
梅泽
「在这次神宫之前、桃子休养的时候、就算要表演「三番目の風」、工作人员也都有提案过让其他人来填补桃子空位。但是、大家都回答说「不,我们想空出桃子的位置」。这是一次大家像这样各自主张意见的神宫live呢。感觉到了大家真的很重视这首曲子、真的很开心呢。有些孩子就光是想到桃子,甚至都会哭出来。仅仅10秒、20秒的表演。然而就在这1、20秒内,桃子之外的十一人认真得碰撞着想法。以前还无暇顾及其他人的事情、但现在却不一样。变得会考虑到大家所有人,感受到了我们形成了很好的气氛呢。从这一天开始、我对三期生的看法发生了变化」
吉田
「三番目の風」在LIVE里也是能炒热气氛的曲子。我每次表演时都会起鸡皮疙瘩呢。基本上每次都是桃子喊完「上啊!」,在这之后开始表演的。桃子的这份声音和粉丝们的热情,让气氛上升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有一瞬间甚至回想起了以前的事。」
商量这事的时候,大园并不在其中。准确地说,是没能融入进工作人员与成员们的谈话里。大家正在认真地讨论着关于自己的事情。到底该怎么办才好……。大园从稍远处偷偷地望着。
大园
「大家在讨论要不要让我的登场显得特别一点。叶月问我说,「桃子你自己想怎么做呢?」我回答说「就按大家想做的那样做吧」然后就离开了一会。在那里的话会感觉到十分不融洽。对我来说,大家为我考虑很多确实是很开心,但自己却有一种「对不起,没法去回应大家的期待」这样的歉意。」
那一天发生的事情,似乎给大园的心中留下了很深的影响。尝过作为暂定center的孤独,感受过作为w center的重压。曾经无法找到心里依靠的大园,逐渐认识到3期生这一存在和3年前变得不一样了。
与娇气及诅咒做诀别
在这之后,宣布了「3·4期live」的举办。会场是代代木第一体育馆。将于2019年11月举办。
久保在这发表之后一直在思考举办这场live的意义。这回为什么没有前辈在呢。为什么不是3期生单独举办,而是3·4期生一起办live呢。能理解想让4期生积累更多经验。但是,为什么……。
对于3期生来说,是有着想要单独举办Live的想法的。这一年,4期生的单独live让横滨arena座无虚席。大概也是受到了这事的刺激吧。虽说在初期有单独举办过,但最近都没有过。我们也想办!这么想也没什么奇怪的。
久保得出的结论如下。
久保
「给我们的课题是、是否有保持着作为前辈的自觉。不能以后都指望着前辈来带。因为我们之前是被组合所娇生惯养着的状态。通过和四期生这样的后辈一起开Live,能够使我们萌生作为前辈的意识吧。然后就想着必须把这个想法分享给大家。」
久保行动了。在彩排的第一天,舞蹈课开始之前向着3、4期生讲话了。
久保
「我觉得这场live让3、4期生来做是有意义的。虽然至今为止的大家也都认真地在做,但是希望大家也能明白这次只是和之前一样是不行的。所以,希望大家从彩排开始就不要偷懒,好好干。」
这番话一改往常平淡的语气,带着热情的口吻触动了成员们。和至今为止一样是不行的,大家都正了正姿态。
这之后,三期生和四期生分别聚集起来开了会。各自坦明了了心中的想法。得知了大家都有在这场live上赌上了各自的想法,久保也松了一口气。
久保
「因为有了后辈的原因,大家似乎也有了自己的考量。感觉到大家都成长了。」
中村
「那场live中三期生们都铆足了劲。虽然四期生也在,但是三期生一起办live从2017年以来还是第一次。这就是我们一直嘴上说着想要举办的live。想着『一定要把这场live办出我们的风格!』。彩排结束之后大家也不断地,相互联系相互确认,让舞蹈的动作变整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