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超維術士 起點-第2556節 滋生結晶分享

超維術士
小說推薦超維術士超维术士
“我们这次探险目的地与诺亚一族有关?你的意思是,黑伯爵早就知道了这件事,所以才让瓦伊加入我们……也不对,瓦伊是我请来的啊。难道,黑伯爵是临时察觉到了什么?”
多克斯自言自语了半天,却是把自己都说糊涂了。
“黑伯爵到底知不知道门后与诺亚一族有关,又或者是临时起意,这些我不妄测。我只是提醒你这件事,纵然瓦伊是你朋友,在这次探险中,也别太相信他。”
多克斯郑重的点点头:“我明白了。”
瓦伊终归还是诺亚一族的人,且他还带着黑伯爵的鼻子,他的行事必然会受到黑伯爵的指使。所以,安格尔的提醒,是很有必要。
“既然你知道了可能与诺亚一族有关,你还决定让瓦伊跟着一起?”多克斯有些疑惑道。如果换作是他的话,直接会取消这次行动。
安格尔:“为什么不呢?毕竟那里有可能是诺亚一族的地盘,说不定还有需要瓦伊的地方。”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安格尔说的倒是一个理由,但多克斯还是觉得风险有点大。
多克斯的担忧不是没来由的,但他并不知道,安格尔自己也有底牌。光是厄尔迷,就能遏制住黑伯爵的鼻子。只要黑伯爵不亲自来,那么就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就算黑伯爵亲自来了,安格尔也还有梦之旷野的后援当靠山,所以,安格尔并不在意这点风险。
再说了,安格尔对于现实中那堵墙后的“宝藏”或者“利益”,兴趣其实一般。他更在意的是,魇界奈落城里的那堵墙。
现实中或许有一些不错的东西,但安格尔相信,真正最珍贵的宝物,肯定还是在魇界里。
正因为他对欲望的克制,只以研究当成这一次探索的主题,那么他就不会在意其他。
“那……那我回去告诉瓦伊这个消息,带他过来见你。”多克斯思忖了片刻,还是选择相信安格尔。
安格尔不置可否的道:“出发的时候再见面也可以,或者说,你现在已经准备好了,可以出发了?”
多克斯:“该做的准备我已经做好了,卡艾尔也差不多了。”
安格尔看了眼桌面上的钟表,算了算自己冥想的时间:“那就三个小时后出发吧。”
多克斯点点头,转身走到门口。
在他即将离开的时候,多克斯轻声道:“我会找机会试探,瓦伊到底知不知道目的地与诺亚一族有关。”
安格尔:“随便你,不过黑伯爵的鼻子比你想象中要灵,很有可能嗅到你的目的。”
多克斯轻声一笑:“你可别小看我,宏观计划或许我比你们这类巫师差了一着,但这些小事情,我相信处理的绝对比你更漂亮,保证了无痕迹。”
安格尔笑了笑没有说话,而是注视着多克斯的身影,慢慢消失在远处。
等到多克斯离开后,卡艾尔才带着踟蹰,缓慢的走了进来。
“三小时后出发,你如果还有没准备好的,最好现在去准备。”安格尔的声音传入卡艾尔的耳中。
卡艾尔忙道:“多克斯大人已经告诉我了,我已经准备好了。”
“那你进来,是有事找我?”安格尔这才抬起头,看向卡艾尔。
卡艾尔迟疑了片刻,才道:“大人,这次的遗迹探索,来的很突然。不知道,大人能不能给我点……建议。”
安格尔深深的看了卡艾尔一眼。卡艾尔探索遗迹的经验可比他多得多,却来向他询问建议,显然,这个建议不是与遗迹探索有关的,而是他在整个过程中该如何自处?
毕竟,整个队伍除了卡艾尔,其他都是正式巫师,或者拥有巫师级能力的学徒。
看着卡艾尔期待的眼神,安格尔沉默片刻后道:“你需要做的只有一件事,克制。”
“克……制?”卡艾尔琢磨着这个词。
“无论是生理上的行动,还是心理上的心动,都要克制。”
“还有,想要获得利益,最好不要触动别的利益相关者。尤其是瓦伊,他的背后不一般,目的可能也不单纯。”
毕竟,图纸加上炼制材料都是卡艾尔提供的,安格尔想了想,还是稍微向他透露了点情报。
卡艾尔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这个我明白,我探索遗迹最大的兴趣只是研究,能有所得,自然是好;得不到,也不会强求。”
“你能这么想是最好的。”安格尔作出了肯定。
卡艾尔大概明白自己该怎么做了,他向安格尔鞠了一躬:“那我就先告退了。”
安格尔这时却咳嗽了一声,卡艾尔疑惑的看去。
却见安格尔伸出手指,指了指桌上的短剑。
卡艾尔一脸明悟道:“它还是留在大人手上比较好,我拿着的话,怕弄丢了。”
话毕,卡艾尔还自以为有趣的眨眨眼,表示自己明白安格尔的意思,一定会小心瓦伊的。
安格尔则是没好气的道:“谁给你说这件事,我是说,炼制任务已经结束了,你难道不该表示什么?你导师没在信里告诉你规矩?”
卡艾尔一怔,想到了导师在信中的吩咐,赶紧点头:“我明白,我现在就去找导师的手札。”
安格尔一开始还没明白,卡艾尔为何要用“找”,直到他看到卡艾尔走向地窟一隅,那堆安格尔以为是垃圾的小山堆前,他终于悟了。
卡艾尔就像找斯金纳盒时那般,开始疯狂的在那堆杂物里翻着。
各种东西被他丢的漫天齐飞。
安格尔默默的看着眼前这一幕,同时给卡艾尔增添了一个标签:邋遢。
而丹格罗斯则一脸兴奋的观察着天上飞落的各种道具,如果再找到一瓶淬火浓液,那就太棒了。
可惜,淬火浓液没有,倒是被丹格罗斯抓到了一块火红火红的宝石。
安格尔看了一眼,一开始还以为是火焰类的宝石,这种东西在潮汐界的火之地域随处可见,丹格罗斯拿着可能是怀念家乡了。
但仔细一看才发现不对劲,这颗火红色的宝石,居然是一颗位面滋生碎片的结晶。
位面滋生碎片,是空间系的材料,一般在附属位面生成时,会大量的出现,偶尔开启位面夹道,也有几率获得。在大多数与空间相关的炼金中,都会有它的参与,总体而言不算珍贵,一般正式巫师开的炼金店里,会有出售。
可上面说的是位面滋生碎片,这个是位面滋生结晶,这就不一样了。
一般五个滋生碎片才能凝结成一个结晶。而从这颗结晶的大小来看,起码要十个以上的结晶才能凝结。
虽然效果都差不多,但价值就差得多了,因为凝结碎片是一种特殊技巧,只有空间系巫师能掌握。
这一块结晶,甚至可以放到普通拍卖会的前段班来拍,可见其价值已然不菲。
丹格罗斯看上去非常喜欢这颗宝石,抱着就不停的用脸——也就是掌心,去摩挲,那样子像极了吸猫的人类。
不过,丹格罗斯再喜欢,也不能随便占为己有。
这东西不像淬火浓液价值那么低,随随便便的拿取,是很不合适的。
安格尔正准备严厉的批评丹格罗斯,让它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可就在这时,卡艾尔走了过来,好奇的看向丹格罗斯:“你喜欢这个吗?”
丹格罗斯抱着宝石猛点头。
卡艾尔笑了笑,浑不在意道:“既然你喜欢,那就送给你了。”
安格尔可不管丹格罗斯此时有多兴奋,赶紧道:“位面滋生结晶对它毫无用处,你还是收起来。”
卡艾尔赶紧摆手:“不用不用。”
见卡艾尔如此坚持,安格尔皱了皱眉,叹气道:“那我还是买吧,按照市场价给你。”
之所以不愿意白收卡艾尔的东西,原因很简单:丹格罗斯在外人看来,就是安格尔的元素伙伴,也即是安格尔的所有物。白给丹格罗斯东西,换言之,就是白给了安格尔,只是委婉了一点。这也就等同于,安格尔平白欠了一个人情。
安格尔喜欢别人欠他人情,可不喜欢自己欠别人人情。更何况,位面滋生结晶他又不是买不起。
卡艾尔不明白安格尔内心的弯弯绕绕,见安格尔要给魔晶,连忙道:“没关系的,这个是个废弃的结晶。当初导师合成时恰好分心,出了点岔子,用不了了。”
“正因废弃了,所以不值钱的。”卡艾尔说到这时,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头:“我拿过来,本来是想摆在店里,坑一些不懂行的人。”
“反正就是一个废弃结晶,它喜欢,送它也没关系的。”卡艾尔说完,还补充了一句:“有价值的,我肯定会收钱。”
听卡艾尔这么一说,安格尔再次将目光放到那颗结晶上。
“给我看看。”在丹格罗斯极不情愿的表情下,那颗结晶到达了安格尔的手中。
安格尔握在手上,就感觉一阵火烫感,这显然和位面滋生结晶那种触感不一样。
他仔细的探查了一下,才发现这个位面滋生结晶内部蕴含了大量混杂了火元素。等同于,这就是一个火元素与空间元素的混杂体。
“里面怎么会有火元素?”安格尔疑惑道。
卡艾尔:“我还没学到合成结晶,所以具体情况我也不知道,不过我猜,可能是导师在需要火焰控制的步骤中失误了。火焰就钻进去了,结果变成现在这种不伦不类的情况。”
安格尔也不知道具体是怎么造出这样古怪的东西的,但他现在明白丹格罗斯为何会喜欢它了,里面火元素相当的澎湃,估摸当时伊索士炼制时用的火焰,绝对是超高等级的火焰生物喷吐出来的,甚至可能是某种特殊的火源。
安格尔把玩了片刻,也想不出这东西能有什么用,最终还是递还给了丹格罗斯。
然后,安格尔拿出一小袋魔晶,递给卡艾尔。
在卡艾尔充满拒绝与疑惑的眼神中,安格尔道:“空间元素能和火元素达成平衡,这也是很奇异的一件事了。我回去研究研究,说不定还能找到一些相关课题的灵感。所以,我还是买下来比较好。”
卡艾尔迟疑了片刻,还是收了起来。虽然他觉得那结晶没什么用,但安格尔都说用这种结晶寻找研究课题的灵感,那倒也有发挥它价值的意义了。
丹格罗斯得到结晶新宠后,有多兴奋,从它那糟糕的手指舞就可以看出。
安格尔实在觉得丢脸,直接捞起丹格罗斯放到暗夜庇护的挂钩上固定住。然后才看向卡艾尔,或者说,看向卡艾尔手中的一摞手札。
卡艾尔见到安格尔的目光,赶紧将手札递给安格尔。
一共有六册手札,拿在手上很厚实。前面三册,是用羊皮纸制造的,非常的厚,且已经起了毛边,可见用了很多年了。
至于后面三册手札,则是浆纸做的,白白生生干干净净,让安格尔有点意外。
卡艾尔:“前面三卷是导师学徒时修行的手札,后面三卷是我自己的手札,也有对导师手札的诠释和补遗。”
安格尔拿出后面三册手札一看,上面果然写着卡艾尔的名字。
安格尔眉头微蹙,有些纠结,因为任务奖励里并没有卡艾尔手札。不过,卡艾尔说了,里面有一些补遗,这让安格尔还有些心动。
或许是看出了安格尔的犹豫,卡艾尔解释道:“虽然导师信里只写了他自己的手札当做奖励,但是,大人解开图纸和炼制短剑,远远超过了导师手札的价值,我也知道,自己的手札也不怎么值钱,但能补一点是一点,希望大人不要介意。”
安格尔没有说话,而是翻了翻伊索士的手札,又翻了翻卡艾尔的手札。
虽然只是随意翻阅,但比起伊索士因为羊皮纸空间有限,而简略到令人发指的记录,还是卡艾尔那详实直白的文字更让安格尔满意。
最终,安格尔还是没舍得退,点点头道:“既然如此,那我就收下了。”
卡艾尔深深的鞠了一躬:“能帮到大人,是我的荣幸。”
安格尔想了想:“我对空间知识也有一些了解,只是基础略微薄弱,这段期间,如果你有什么问题,也可以向我询问。”
安格尔得了斑点狗的知识大礼包,此时倒是可以派上用场。
卡艾尔知道安格尔会空间知识,但具体多强却没有概念,可既然安格尔这么说了,那他也没准备客气。他本身就是一心沉迷研究,很纯粹的人,对知识的追求也充满了欲望,他课次心里已经开始盘算着,该问些什么问题了。
卡艾尔离开之后,安格尔收好了手札,然后叮嘱丹格罗斯别吸的过火,便进入了冥想。
直到三个小时后,安格尔才睁开了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