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言情小說 爆裂天神 愛下-第734章 爭奪!讀書

爆裂天神
小說推薦爆裂天神爆裂天神
最恶劣的结果出现。
事情终于开始向着无法预知的未来发展。
现在的林韵雪太诡异了,安静的站在黑色触手上,低垂着头,如行尸走肉一般。
江津狠狠的嘶吼着,用力挥动手臂,想要吸引那头巨兽的注意力。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然而一切都是徒劳。
那头巨兽对林韵雪之外的人类毫无兴趣。
紫岛学院众人渐渐发现,那道结界似乎将这里隔绝成了两个世界。
非但他们的声音传不出去,就连外面的声音也传不进来了。
这座岛屿真的变成了与世隔绝。
众人能够看到绵延不绝的海浪拍打在四周,那是因为他们脚下的岛屿正在急速向前漂荡。
江津咬牙站起,按下战甲的紧急抢救功能。
细密的小针刺入皮肤,强效镇痛剂瞬间起效。
断裂的肋骨被柔性内甲强行束缚住。
江津将郑长风那柄挂在背后的战刀取下,向着前方僵持的黑色乌贼砍去。
直接嘲讽无效,那就屠杀你的同类。
与其现在诡异的安静,他宁可战斗重新白热化。
江津倒提厚重的战刀,大踏步向前冲去,高高抡起手臂。
刀尖闪烁着寒光。
那是一道铺满天空的……红光?
江津一愣。
为什么这柄灰色的战刀斩出了红光,还是漫天的红光。
血一般浓重。
可是我……
还未斩下啊!
江津遍体生寒,他看向了天空。
视野中,出现了一柄巨大的血色镰刀。
足足有三十米长!
在天空一闪而过。
整整一排黑色触手被切断!
托着林韵雪的那只巨型触手也被切断。
毫无动作的少女随之下落。
下方看到这一幕的众人惊呆,他们仿佛在看一场无声电影。
他们看到了飞出的镰刀又旋转着飞回。
只是镰刀的长度越来越短。
体型越来越小、越来越小……
一只覆着黑色甲片的的手掌伸出,握住了这柄血镰。
林韵雪下降的姿态猛然悬停。
这一动一静接连交替,随着黑色触手的斩断,那些原本覆盖全身的冰冷气息开始如潮水般散去。
林韵雪头部低垂,眼皮动了动,有着清醒的迹象。
蠕动的红色的液态物质自镰刀上蔓延而出,沿着覆满黑甲的手掌向后涌动。
人形轮廓被反向描出。
一道高大魁梧的身影出现在天空。
血色的铠甲包裹着他,红雾萦绕四周,覆满灰白花纹的面具遮掩住了脸孔。
黑色的披风高高扬起。
那种强悍的气息,呼之欲出。
他,赫然是【修蛇】组织的此行领队人。
林韵雪的眼皮轻颤,她的大脑一片昏沉。
“找到了……”
沙哑、刺耳的声音响起。
他静静打量着少女,自言自语道:“果然这个世上没什么消息是绝对隐蔽的,就连迷雾巨兽都想插一脚。”
如铁片摩擦,让人浑身起鸡皮疙瘩。
林韵雪的眼皮开始剧烈颤动。
她正在努力从催眠中挣脱。
“昂!——”
愤怒的咆哮从后方响起。
那头被切断十六条触手的黑章鱼眼睛张大了整整一倍,庞大身影从迷雾中显现。
呼啸的飓风在天空掠过,重重拍向这名男人。
他右手握着那柄高达两米的血色镰刀,随手向后一甩。
镰刀部位瞬时迎风怒涨,顷刻间化作十米巨刃,将黑章鱼的脑部切开。
黑褐色的组织液喷涌。
这随手一镰斩出的余波便让黑章鱼倒飞出百米。
下方,结界内原本安静的迷雾生物们,瞬间躁动不安起来。
隐隐的嘶吼……
进而变成疯狂的嘶吼……
“那个人太强了!”
“他是来救林韵雪,是来救我们的吗?”
“一定是的。”
方阵里,学员们眼中浮起希望。
如此强大,定然是身后的国家出手了。
只是不知道是炎黄军,还是战斗协会,亦或是炎黄武盟的高手。
可惜,人们听不到那名男人低头时的话语。
“倒是个美人胚子。”
“我修蛇组织定然会将你精心培养,迷雾的钥匙只能在修蛇手中!”
男人打量着林韵雪如水晶精致的容颜,微微颔首,似乎表示满意。
从始至终,他都不曾看那头被随手击飞的黑章鱼。
尽管那头章鱼生物以前从未见过。
清朗的声音忽然从天空投下。
“神说,要有光。”
佩戴灰白花纹面具的男人猛然抬头,眼中露出骇人的凶厉。
璀璨的光华折射反弹而至,带着冲破一切桎梏的强盛,瞬间驱散黑暗,照耀晴空。
“该死的鸟人!”
修蛇组织的领队者,语气中罕见的充满憎恶。
他一手托着林韵雪的后背,猛地向后一闪。
身躯化成血色液态物质,蔓延出一条细线。
紧接着林韵雪的身躯一同向后,近乎瞬移般的躲开百米。
从天而降的光柱落下,沉入海洋。
一点光华浮现。
下一秒,滔天巨浪爆发。
风暴,大雨,雷电,阳光。
一名脸上带着圣洁的金发青年走出,立于高空,衣着飒飒。
赫然是江户枢机主教,格鲁·怀斯曼!
格鲁·怀斯曼看着下方那黑色披风开始卷曲抖动的人影。
“原来是【修蛇】环首之一,血象。”
“神的光辉终有一天会照入地狱,汝可知罪?”
格鲁·怀斯曼前一句话还带着笑意,下一句话便彻底化作了平淡。
“今天本座没兴趣和你争,人在我手上。”
被称作“血象”的魁梧男人看着手里拖着的林韵雪,嗤笑一声,显然在嘲笑格鲁·怀斯曼的不自知。
“进了撒迦利亚的家,问以利沙伯安。”
“放下她,我可以给你一条生路。”
格鲁·怀斯曼毫不在意的回应,一手指向林韵雪,另一只手里的圣经书开始无风自动。
血象的目光冷厉下来。
他知道今日无法善了了。
显然,圣曜教会定然也知道了那件事情。
此行就是来争夺迷雾钥匙的!
“你确定要和我争上一争?”血象的声音如铁片摩擦,难听刺耳。
“天命如此。”格鲁·怀斯曼慢条斯理答道。
“那你可以试一试?”血象的声音带着玩味,他全身的血色涌动,开始蔓向林韵雪。
邪恶、腥臭的气息萦绕。
林韵雪的意识正在快速回归,但是这一刻却又被强行遮蔽。
那种难受的感觉强行拉扯着她的意识沉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