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修仙遊戲滿級後 起點-第四百九十三章 最後四十八個時辰看書

修仙遊戲滿級後
小說推薦修仙遊戲滿級後修仙游戏满级后
中州、东土、北原、西域、南疆、十片大型海洋、千万岛屿、海底世界、天空之城、云端守望台……
这个拥有着无数宝藏、无尽气息的地方被大家称为“天下”。
这座辽阔且伟大的地域有一个更加完整的名字——清天下。
清浊相对。与清天下相对的另一座天下,被称为浊天下。它与清天下紧紧相依,中间仅有一线之隔,但要跨越这跟线,需要通天的本事。
绝大多数人都不曾知道还有另外一座天下。他们相信自己所在的地方,就是这浩瀚宇宙里唯一有生命的地方。
清天下被称为清天下,是因为其万般气息分明,每个人都能在这些气息中找到合适自己的,然后依循着气息修炼、读书、习武……做着各种各样证明自己存在的事情。清天下的每个地方,都有着不同的生灵,即便是海底火山、无尽深渊,也有着适应的生灵。所以,严格意义上来说,清天下是生命圣地。
每一种生灵都在这座天下,完成自己的使命。
但浊天下不同。
气息杂乱。所有的气息如同浆糊一般全部凝在一起,无论要提取出那样的气息来,都要费不少力气,即便是费了心思,也可能也因为一点疏忽,使得提取的气息不纯导致无法使用。
环境混沌。不同于清天下,浊天下无法生存的地方就是任何物种都无法生存,是彻彻底底的死地。沙漠、海洋、雪山、火山……诸如这般地方,全都是彻底的死地。气息污浊,天灾横生,空间躁动。是这些地方的代名词。
规则松散。所谓规则松散,便是一处地方的规则随时随地都可能发生紊乱,从而让这处地方的事物性质发生极大的变化。灵气逆流、虚空风暴、空间坍塌、时间错乱……这些在清天下上百年,上千年都不一定能见到的规则天灾,每天都在浊天下上演。
这些情况致使浊天下能够生存的地方少之又少,能够生存的地方,在这里被称作“绿洲”。这导致了资源匮乏、物种稀少,而资源与物种的稀缺,又进一步压榨生存空间。形成了极端的恶性循环。
这样的恶性循环一点一点蚕食着这座天下的寿命。
因为适宜生存空间极度缺乏的缘故,种族聚落型的生存方式是唯一合适的。不同的种族占据着屈指可数的生存空间,种族之间的斗争,多数由挤压生存空间,争夺资源引起。
浊天下一共二十四个绿洲,种族有一千九百五十二个。其中最大的十八个绿洲,分别被最强大的十八个种族占据。
天神族、炎族、渊泷族、佂伴族、貘颉族……
而剩下的一千九百三十四个种族,全部挤在剩下的六个绿洲之中。
这六个绿洲有一个统一的称呼——
湛微。
而湛微之地的种族,有一个统一的称呼——
末人。
末人们渴望着去到资源更足、气息更加稳定、规则更加坚固的地方。
末人们渴求着每次修炼不必担心气息不纯。
末人们渴求着每次出门不必担心天灾降临。
末人们渴求着每次突破时不必担心规则松散。
末人们渴求着一个完美的生存空间。
如今,这样一个空间就摆在他们眼前。
数不清的末人密密麻麻地汇聚在巨大的缺口处,渴望地望着远方那片肥沃的土地。那里风景优美,有着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资源,无数的灵植和灵兽茁壮成长着。奔腾的河流不会倒流、宽敞的土地不会暴动、险峻的雪山也能生存、气息干净分明,想要灵气就取灵气,想要元气就取元气,在这里可以念书,可以习武,不用惧怕黑夜。
他们渴求着这样的地方——
黑夜来临时,天上有明月照耀。
伟岸的天神族统领高高在上,他身披金色的铠甲,手持巨大的战戟,目光如炬,气势如山。
虚空中,这位统领四周都闪耀着金光。
无数末人在他面前,是那么的卑微与不值一提。
末人们仰望着天神族统领,渴望着这位统领带领着它们,前往那座了不起的完美天下。
这位统领正声大喝:
“诸位!”
“我们只需再等待,四十八个时辰!”
“就能前往那座上天精心雕刻的完美作品——清天下!”
“你们将不必担心气息混浊!”
“你们将不再害怕恐怖天灾!”
“你们将不再畏惧规则动乱!”
“你们将!”
“永不惧怕黑夜!”
兴奋的吼叫镇瑟着整片虚空。
密密麻麻的末人军队汇聚于此,听从着高贵的十八族将领们的指挥。
……
猕猴王的体型还在不断变大。
它几乎变作了一个巨大的怪物,潜藏在环形森林之中。
有着一支聪明的猕猴队伍。
它相信,没有人能够逃出这座森林。
全都都要进入自己的肚子!
脑海中的声音一遍遍响起,在提醒着它:
“你还剩四十八个时辰。”
“你还剩四十八个时辰。”
“你还剩四十八个时辰。”
它要在四十八个时辰之内,吞下所有的人!
它继续潜伏,等待猎物送上门。
……
猕猴王的胃中。
几乎每个人都分明地看到了,胃部空间在不断变大。尽管人越来越多,却越来越不拥挤。
每一个肉褶子都仿佛为他们精心准备,供他们停歇、休憩。
只是,他们并无心思去享受这“奇妙之旅”。
一直不曾找到机会后,心性较差的人已经开始慌乱畏缩了。他们觉得自己真的可能要死在这里面,成为猕猴王的养料。
刚开始,大家还能彼此分享情报,交谈收货与修炼成果。乐呵呵的,其乐融融,是这里俨然成为天才交流会,而不是猕猴王的肚子。
但是现在,压抑在一点一点发酵,恐慌在一点一点滋生。
井不停早就发觉到这个情况了,一直皱着眉,推断着可能出现的情况。
他想,如果真的一直没有出去的办法,那么这里很快就会形成一个小型社会,逐步划分出等级来。极大可能会出现争斗。因为这里没有灵气补充,大家保护自己都是需要消耗的,这样的消耗迟早会迫使一些人寻找补充消耗的办法。最简单直接的就是从别人身上抢!
而往往,这种抢夺是群起发难。
一旦开了先河,立马,阶级就形成了。
井不停不觉得自己一定能在一群天才之中独善其身。所以,湮灭这种可能的唯一办法就是找到出路!
他看向还在苦苦思索的秦三月。将一定的希望,寄托在她身上。
这位叶先生的学生,可能是打破僵局的唯一希望了。
还有……
他看向兰采薇。虽然知道她失忆了,但他仍旧觉得,她不会是默默无闻的那一个。
井不停更加靠近秦三月,将她保护好。
秦三月用尽了一切力量,去捕捉任何气息,任何可能。
在某个短暂的时间中,她忽然在猕猴王身上捕捉到一缕细若游丝的气息。这缕气息跟猕猴王的气息不同。
她几乎是瞬间就知道,这是外来的气息。但这缕气息却并没有进入到胃中,而是出现在猕猴王上身。这说明了,这缕气息并非源自被咽下的年轻天才。
谨慎的她封闭自己的意识海,然后在意识海中对这缕气息进行层层剥离分析。
微弱的声音被剥离出来——
“你还有……四十八个……时辰。”
“你……还有……四十八……”
“你……还……有……”
“你……”
这是什么意思?
秦三月正打算再细致去分析时,气息却因太过微弱,消散了。
她陷入苦思中。
你是谁?是指的猕猴王还是另有其物?
四十八个时辰是什么意思?
倒计时吗?
四十八个时辰后会发生什么?
一大堆疑惑因这句话而起。却没有任何线索去寻找答案。
她唯一能知道的是,四十八个时辰后,会发生一件事。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事,但谨慎的她给了一种最坏的可能:四十八个时辰后,他们会被彻底消化!也就是彻底死去。
这是最坏的可能。
四十八个时辰,四天时间。
必须尽可能在四天时间里,离开这里!
当倒计时在心中响起时,秦三月一下子就感觉都有人在不断催促着自己去寻找办法!
她尽力保证自己情绪的波动在最小幅度内,不让任何外界和内在因素影响到自己去“全推演”。
继续寻找,生命之中,与“规则”相关的存在。
从三味书屋,到荷园会,到神秀湖,到渡劫山,到君安府,再到现在的武道碑。
所有的人、物、事被一样样单独剥离出来。
它们组成了一片浩瀚的“星空”。
每一颗星辰,秦三月都要去探索。
一颗颗星辰陨落,就意味着一个个人、一样样物、一件件事被排除推演空间。
逐层逐次的排除分离。
最终秦三月把注意力集中在九件事上——
黑石城大幕祖树现身;
洛云城陈正卿出家;
明安城文气碑显现;
飞艇上胡兰悟剑意;
神秀湖曲红绡斩龙;
渡劫山现身;
山海关安魂人守关;
精彩絕倫的小說 修仙遊戲滿級後 愛下-第四百九十三章 最後四十八個時辰分享
山海关白起苏醒;
青梅学府紫墨池推演。
这九件事,是她逐步确定的自己接触到的最可能蕴含规则变化的事。
将范围缩小到这九件事后,秦三月并没有觉得轻松,反而更加严肃了。因为对这九件事进行进一步的分析推衍更难。推衍不同于推演。后者是根据现有的事物,找寻已发生的事,前者是根据某一存在,对将要发生的事和存在的本质进行探索。探索到的并不一定正确,只是推衍者的主观认识。
再难也只能这样去做。
即便心神已经很疲惫了,秦三月也没有任何理由就此止步。
要在四十八个时辰内!
不对,现在只剩下四十二个时辰了。
要在四十二个时辰内,找寻可能。
……
“你觉得可能吗?”
俊朗的夏雨石站在芳草萋萋的原野上。有和煦之风迎面吹来,撩拨发丝。在气质与容貌上,他便是世俗读物里的绝世谪仙。
在他旁边,站着个一身白衣的剑客。剑客背着剑,才像是剑客。
剑客名叫尚白。
“可能。”
夏雨石呼出口气:
“我也觉得。那中心之柱周围的雾气在散去。恐怕,真正的武道碑在那里。”
尚白衣衫习习,盯着浓雾之地说:
“其实,刚进来我就有感觉。我们所在的地方并非我们想的那个武道碑。”
“可能他们都认识到了。所以才选择蛰伏。从进来到现在,这第二重小世界没有一点动静。这不寻常,但现在看来,是正常的。”
“真正的武道碑没出现,本源道机也没出现,不会有人冒头的。”
夏雨石眉头微皱:
“陈放一定知道,这里不是武道碑。他为什么还要这样做?”
尚白摇头:
“也不能说不是武道碑,只不过不是我们认为的武道碑。天地道机存在,就说明这里的的确确是小世界。”
“如果是别人新造的小世界呢?”
“谁有那样的本事?小世界不是修仙人放东西的洞天,是有着完整规则的,可不是一般人能创造得出来。起码,你我没有那样的本事。”
“陈放呢?他有吗?”
尚白皱眉摇头:
“我不知道他到底在什么层次。或许,他也被蒙在鼓里了。”
“如果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不应该关闭这次的武道碑吗?”
“你别忘了,陈放也是需要本源道机的。你也别忘了,他从来不在乎天下会怎么样,我们会怎么样,只在乎道家以及他自己会怎么样。”
夏雨石吸了吸气:
“他是个合格的话事人。”
“但不是个合格的大圣人。”
夏雨石笑道:
“你觉得我们算合格的大圣人吗?”
尚白不由得想起,之前在渡劫山的事。那个轻而易举折断自己本命剑的人对着自己几个大圣人说过:你们不能被称为大圣人。
他摇了摇头:
“我们也不算合格。”
夏雨石微微沉默,然后问:
“你也在想渡劫山的事吗?”
“记忆犹新。”
“打算做点什么吗?”
尚白目光微沉:
“我已经挑好剑门的领军人了,也做好了归还剑道气运的准备了。”
夏雨石怔住:
“你怎么……”
尚白吐气说:
“从渡劫山本命剑被折断的那一刻,我就清楚,吾辈剑修,为何练剑。”
“你……还有几剑?”
“一剑。”
夏雨石沉默许久,又问:
“打算什么时候出?”
“我的剑会告诉我。”
夏雨石静静看着尚白,过了许久才笑着说:
“你快要成为一个真正的大圣人了。”
“你呢?”
“我……还要再等一等。”
夏雨石在心里想:起码要等到小徒弟恢复记忆那一天,然后亲口告诉她,她的母亲曾经多么多么了不起。
他们站在这片原野,望着中间的浓雾。
过了许久。夏雨石忽然问:
“还要多久?”
“大概……四十八个时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