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小說 當芒果愛上稻穀 愛下-第70章 不是天命,是相信自己鑒賞

當芒果愛上稻穀
小說推薦當芒果愛上稻穀当芒果爱上稻谷
从莫斯科飞往迪海的回航飞机,在距离迪海还有30公里处的高空,机长忽然断了与塔台的联系。
仪表盘上显示此处无信号,机长尝试过多次,均与塔台联系不上。
燃料尚不足,三番决定下,机长准备按照原计划迫降。
迫降前,为了保证机上乘客安全,机组人员通知所有乘客系好安全带,准备随时迫降。
飞机逐渐下高度,按照原定路线驶入跑道。
就在这时,机长猛然意识到,前方还有一架小型客机正在滑行。
小型客机的滑翔时速较慢,俯冲的速度又极快,这样下去很容易发生冲撞。
机头还未平稳,随即机长俯冲又上扬,飞机像过山车一样来了个刺激转弯,重新飞向了天空。
和塔台联系不上,不知道底下机场是什么情况有无危险。
飞机在天上进行盘旋。
迪海有两个机场,一个位于西郊区,偏离市中心,是新建的小型机场,另一个就是现在准备迫降的机场。
机场的占地面积广,来来往往的人流量巨大,大大小小的飞机起飞降落滑行。
塔台已经意识到联系不到机长,向上级反映后,打算清空机场,以便飞机能安全降落。
迪海作为一线国际大都市,日均接纳人员超十万大关,要想清空绝非易事。
飞机外天空盘旋,没有塔台给予的飞行高度,天空中来往的飞机成百上千,撞击的可能性极大。
天上呆不得,再次迫降也极具威胁。
一时间,陷入两难境地。
“机长,现在飞机上还剩多少燃料?”夏舒芒走进驾驶室,双手握住驾驶座后方问。
“这里。”机长指了下燃料表。
燃料已经告急。
机长:“我现在正在尝试向塔台发信号,希望他们能够接受到信息只预留出一条跑道。”
可是通讯系统迟迟联系不到地面,已经有部分乘客开始躁动。
机长:“通知机组,安抚乘客的情绪,做好随时再次迫降的准备。”
飞机自莫斯科飞往迪海,波音747-8I大型客机,犹豫机体大,降落的跑道必须达到足够长度。
现今刚过国庆高峰,返航人员过大,能够适合飞机迫降的跑道只有3条。
机长盘旋空中近半小时,三条跑道中有两条被14、5架大小不一的飞机占领,一时间难以清空。
剩下一条在维修,从飞机上看,路面维修才过一半。
塔台已经在尽力控制周围的飞机起飞降落,但从仪表盘上看,天上仍有许多“大鸟”。
夏舒芒从燃料表里计算出剩余油量,借了空姐一支笔,离开驾驶室。
小馨刚从乘客那边赶来,额头冒着细汗,她仰头咕噜噜喝了三大口水,放下水杯,看到坐在桌子前低头写字的夏舒芒。
他们这个副机长,平时见了谁都是一副和蔼顺从的样子,但真正了解清楚,他做任何事情都有自己的规划。
没人知道他此刻在做什么,危急关头,机长的抉择才是最后的结果。
“舒哥?你在做什么?”小馨忍不住问。
夏舒芒写字的手修长又白皙,骨节分明,指骨清晰。
他微微皱眉,嘴唇紧抿,那颗乖巧漂亮的唇珠此刻也染上了紧张的气氛,躲着不敢见人。
笔头在纸面上发出刷刷的声响,他的注意力集中在面前密密麻麻的公式上,夏舒芒的字写的很好看,此刻在大脑急剧高速的转动下,字迹有些飘,但看得出来,是练过正楷的。
夏舒芒依旧在埋头苦写,小馨仿佛看到了他的耳朵旁出现了天然屏障隔绝了外界的声音,脑袋边上全是看不懂的数学符号。
五分钟后,夏舒芒终于放下笔,长舒一口气,拿起桌面上计算了密密麻麻的纸,扭头去了驾驶室。
“机长,从这里到西郊飞机场的距离不算远,完全有可能迫降在西郊。”
机长似乎是认可他这个举动的,“现在剩余的油量不多,勉强能飞到西郊。”
但是他没有做过精密的计算,断然不敢冒险。
西郊机场当初建设的初衷是为了方便市区西边的大量居民出行方便,但凡在飞往西郊的路途中燃料耗尽被迫坠落,只有冲向居民区一条路。
风险之大,不能小觑。
“西郊机场的跑道东西走向,20分钟后,会有一股强风从东面刮来,我计算过,飞机现行的燃料正好能迫降至西郊机场,而且,如果时间计算准的话,会助使飞机降落。”
机长拿过夏舒芒手里的a4纸,上面有通过力学,风力学等等十多个学派的公式,通过代入具体情境数值计算出的最保守数字。
坐在副驾此刻协助机长飞行的另一名副机长表示担忧: “这可不行,万一计算失误,后果不是你一个人能承担的!”
机长: “小顾,再次与塔台联系。”
顾副机长在复杂的表盘上按下按钮尝试与地面联系,可惜无果。
夏舒芒: “机长,这个数字是从计算开始向后预测了15分钟算出来的结果。”
换句话说,他算出结果用了10分钟,只打算用5分钟和机长做抉择。
“师傅,快没时间了!”
言情小說 當芒果愛上稻穀 ptt-第70章 不是天命,是相信自己
机长的手指紧紧握住手里的白纸,整个飞机上的生命,全部在他一念之间。
半响,机长忍辱负重: “小夏,你计算的数字,有几成把握。”
夏舒芒炙热坚定的声音道: “九成!”
下一秒,机长正襟危坐,深深舒口气,仿佛大敌当前的最后抉择。
“通知机组人员,在飞机能被地面看的到的地方投放消息,波音787-8I大型客机,自莫斯科返航迪海,于今天下午17点35分,被迫降落迪海西郊机场。全体机组人员待命,时刻保持警惕!”
小馨接到命令,与机组人员共同商讨对策。
她们用用黑色马克笔在机舱玻璃内侧写上“西”和“E”。
乘务人员向乘客下发紧急任务,每一个窗户上必须写上信号通知。
“请大家不要惊慌,飞机正准备降落在西郊机场,我们受过专业训练,一定全力保障大家的安全。”
一名坐在前排的乘客,啤酒肚大金链,油腻肥大的身躯被安全带紧紧勒在腰间。
他解开安全带,指着小馨质问: “你特娘的唬了我们多少次了!大半小时前就说要降落了,刚刚让我们系安全带,现在又在窗户上写‘遗言’,是想带着我们一起去死吗?!”
小馨刚张嘴,油腻男又说: “上飞机的时候我注意到了,整个机组都特么是刚毕业的大学生,这特么拿我们的命闹着玩呢?!”
话一出,整个飞机上的乘客瞬间像被点了火的**。
指责声、咒骂声、恐惧声此起彼伏。
甚至有人解开安全带想要到驾驶室找说法。
小馨和几位空姐用了平生最大的耐心像大家解释事情缘由。
无一入耳。
有位穿着黑底红花t恤衫的大妈声音尤其尖锐: “你们什么意思啊!找几个刚毕业的大学生糊弄我们,我们的命都交在你们手里,你们就这样不负责任的吗?你们机长呢?找他出来说话!”
有人附和: “刚毕业的大学生指个屁用!现在的大学生哪个不是吃着爹妈用着爹妈的?我看啊,今天大家都得死在这里。”
另一个人说: “就那个,耀星集团的儿子,据说就是被他爹花钱塞进机组的。”
“拿人的生命安全开玩笑,这都安的是什么心啊!”
乘务人员中,有一位叫李姐的空姐,飞行长达20多年,有丰富处理纠纷的经验,她立马通知小馨,“去叫几个男的来,什么职务的都可以,别叫夏副机长。”
乘客当中大部分是女的,但凡一会闹起来,至少可以镇压。
油腻男离李姐近,耳朵尖竟然听到了李姐说话,他狂躁的声音响起,“夏副机长?!难不成那个夏舒芒真的在飞机上做机长呢?!”
“什么?这是逼我们去死啊!”
“夏舒芒?是个机车手吧?!我在网上看过他赛车的视频!他怎么来开飞机了?”
乘客当中大部分是中年人,听到“机车”这两个字,瞬间和“不务正业”联系到一起。
场面又是一阵混乱不堪!
杂乱中,脏乱不堪的话频出。
驾驶室里,小馨拦住夏舒芒,“副机长,你不能出去!现在外面都是冲着你来的!你现在出去会被骂死的!”
机长在准备最后俯冲,以便能让地面看到迫降西郊的信息。
没有乘客的帮忙,信息散发出去的概率降低,西郊机场接不到信息,降落难度不亚于在这里降落。
现在要做的,是尽最大的努力向外界传播飞往西郊的信息。
夏舒芒眉头一皱,声音低沉,“让开。”
乘客舱内,已经有人用手里的东西殴打空姐,小馨看到她的同事发髻已经疏松,额角有了血迹。
火熱都市小说 當芒果愛上稻穀 線上看-第70章 不是天命,是相信自己熱推
她跟在夏舒芒后面,此刻,一只皮鞋冲着夏舒芒的脸砸过来,他没躲,过生生挨了这一下。
小馨看到了,夏舒芒不躲,这鞋就冲着她来了。
不知道谁喊了句: “他就是夏舒芒!”
这句话无疑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小馨脑海里已经脑补出了一幕农村妇女打架斗殴互丢鸡蛋烂菜叶的场面。
在战斗还没打响之前,夏舒芒冷劣的声音从嗓子里跳出来: “都特么想死是吗?”
这位天赋异禀的神算高手,对谁都一副和蔼可亲笑颜相待的副机长,此刻像魔鬼上身一样浑身上下散发着恶魔般的气息。
此话一出,震撼到了在场所有人。
没有人想死,至少他们想活着。
油腻男很不服气,他在第一排,离夏舒芒最近,忽然,他冲出来抓住夏舒芒的白色制服领口。
“你特么在谁面前冲老子呢?”
人氣連載小說 當芒果愛上稻穀-第70章 不是天命,是相信自己讀書
好文筆的小說 當芒果愛上稻穀笔趣-第70章 不是天命,是相信自己
他话说完后的0.001秒,夏舒芒反手抓住他肥大的手腕,抬起膝盖向上一顶,油腻男的肚子吃痛,立马弯了下去。
夏舒芒顺势用力推开他,把他按倒在座位上,他两只手被夏舒芒按紧举过头顶,动弹不得。
处于下风,油腻男嘴还是很硬,“你特么给老子放开!信不信老子投诉你!”
夏舒芒再一用力,油腻男以为他要动手,死死闭上眼。
“你听好了!”油腻男被迫睁开眼看着夏舒芒。
“从踏入飞行学院的那天开始,各项考核体能测试全部满分,所做过的每一个决定无一失败,从去年到今年飞行过百列航班上的成千上万乘客无一受到生命安全。”
“而你——”夏舒芒咬着牙。
“如果觉得这架飞机的方向盘交到你的手上能保证飞机上的所有乘客平安降落,下了飞机后我立马从公司辞职!”
油腻男说不出话来,表情悻悻然。
“不行是吗?”他又一次用力按住他的手。
夏舒芒的眼神从油腻男身上看向其余乘客。
眼神意味很明显: 你们当中有谁能出来?
乘客们不说话,红花大妈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
夏舒芒把视线放到油腻男身上。
“不行的话,就安安稳稳坐在位置上坐稳了!等着机组的人员想办法救你!”
他这句话不但是说给他一个人听的,是说给整个机舱里的人听。
这种情急情况之下,不怕乘客产生慌乱,最怕有人故意闹事。
这种人,俗称傻逼。
成事不足 败事有余。
放开油腻男,夏舒芒扫了一眼,整理好情绪,向大家说: “飞机自45分钟前失去了与塔台的联系,按照原定计划降落受阻,现在处于与地面隔绝状态。”
明显有慌乱躁动。
夏舒芒接着说: “机组在最快的时间内决定降落西郊机场,但是缺少与地面的联系,我们必须最原始的办法向地面穿出信号。所以请大家,用机组人员发放的马克笔在窗户上写上西或者W,一分钟后,机长会进行最后一次俯冲。”
李姐迅速指挥大家做到位置上系好安全带。
马克笔不够用,空姐从自己的化妆包里拿出口红和眉笔,分发给大家。
30秒的时间内,各个窗户上,写满了“西”和“W”,甚至,有人在窗户上,画上了笑脸。
夏舒芒的右手边,有通讯器,他拿起对讲机,低沉沙哑的声音通过电流和磁场传到每个人的耳朵里。
“这里是国家航空波音747-8I机组人员夏舒芒,我向在座的乘客保证,一小时内,平安降落至迪海市西郊机场
——说到做到。”
俯冲阶段,地面瞬间捕捉到飞机上的信息,塔台以最快的速度联系航空局和西郊机场。
西郊机场人员流动量少,10分钟内清空地面,所有人员原地待命。
警车消防车救护车以最快的速度赶到西郊听候指挥。
塔台在雷达系统上看着这架大型客机缓缓飞往西郊方向。
此刻,夕阳西下,落日余晖洒扫在飞机上,剪碎了一身暖阳。
是结束,也是新的开始。
按夏舒芒所说。
飞机在迫降机场前30秒燃料消耗殆尽。
客机滑行至跑道,借着惯性往前冲。
机场拉开大网阻截,起落架轮胎进行刹车,两翼打开减速板,借着刚起的风力减速。
飞机还在跑道上快速滑行,机长放开双手,“一切,听天命了。”
夏舒芒纠正他的师傅: “不是天命,是相信自己。”
他的数据不会出错,通过机体的总重量和人为所能达到的最大阻拦力度,这架飞机会在超出大网5至6米内停止滑行。
不出意外,飞机撞向拦截网,随即停止滑动。
他的计算,分毫不差。
全机人员,全部安全着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