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小說 醫路坦途討論-476 快去請救兵分享

醫路坦途
小說推薦醫路坦途医路坦途
众人也没有多寒暄,都是一办公室的外科医生,性子一个比一个急。让秘书联系好对方的家属后,卢老就带着一群学生浩浩荡荡的出发了。
丸子国的小青年住在省立附属医院的特殊病房内。可以说就如同一间水晶房子一样,小伙子躺在床上,身上插满了各种的管道,周围全是各种闪着信号灯的仪器。
当卢老到来的时候省立医院的院长亲自出来迎接。“千盼万盼的,终于把您给盼来了。”
院长一头的官司,这几天和丸子国的专家几乎天天再开研讨会。
“行了,我这不是带来帮手了吗,我年纪大了,你也别怪我不来。你们都看不好,我来了也没用!”
“您谦虚了。”
混在明朝玩暧昧
卢老没多说废话,一边穿防护服一边准备进病房。丸子国的专家也有一群。
纯阳圣魂 结冰的池塘
“卢院士您好,我是顺天堂的内科主任。”以为年过五十的矮小老头看到卢院士后,上前打招呼。丸子国早些年学华国,后来学日耳曼,最后又学金毛。
现对于模仿来说,他们模仿的比较不错,不光模仿的不错,最后还能提炼出自己的东西来,这也不得不承认这个国家超强的模仿力。不过想想也就释然了,模仿了几千年了,要是还没点心得体会也说不过去。
丸子国国内对于华国的医疗这几年不怎么看的上,不过对于祖系弟子来说,还是认可的。
“你好!患者情况怎么样。”
“不太乐观,检查白细胞一次比一次高,抗生素已经用到了泰能,抗真菌的药物也已经用到了夫立康唑。但血象仍旧不乐观,高热不退。”老头原本苍老的脸庞说了这几句话后,脸皱的更是如同一块灰褐色的洗完抹布一样。
“检查做了哪些?”卢老一边穿防护服,一边询问,张凡他们也是一边换衣服,一边听师父问诊。
“骨髓穿刺培养,血培养,全身CT,全身核磁,检查能做的几乎都做了。”
“优势菌群是哪些?”
“不确定?”
“不确定?”卢老眉头也皱起来了。
“对,不确定!”
说实话,呼叫卢老也是没办法的办法,现在患者明显就是内科疾病,青鸟医疗界也是没辙了。这破孩子飞机都上不去,现在弄不好就要砸碎在青鸟了。
卢老皱着眉头,也不多话,看着身边的弟子们都穿戴整齐后,就准备进入病房。进病房的时候,一个丸子国的中年医生嘀嘀咕咕,张凡他们师兄弟没听明白。
张凡的日语水准,说个不好听的话,也就是看电影小兵张嘎的级别,也就知道八嘎扫噶是骂人的,吆西是好,密西密西好像是吃的意思吧,他的水准还没达到亚卖地的水平。
主要是上大学的时候就卖方便面了,耽误了学日语,上班以后又有了女朋友,也就对这个没了兴趣。所以日语水平相当差,当然了,这不能怪他的语言天赋不好。
师兄弟们让老头子的一个德语就打的唉声叹气,也没精力去学日语,可卢老头懂。
对方的意思其实就是:这么多人,患者这么脆弱,而且这么年轻的医生也参与进来干什么,这是对患者的不负责任。
丸子国的专家们都齐齐看向了张凡。
张凡以为自己穿防护服没穿合适。“不应该啊,闭着眼睛都不会传错啊,穿着玩意比我穿睡衣的次数都多。怎么会传错呢。”虽然很有底气,可还是不得不上上下下的看了一番。“没错啊,这群家伙盯着我看毛啊!”
张凡挺纳闷。
卢老爷子一想,咬了咬牙就对弟子们说道:“人太多了,我们分批进去,先进三个。”
这时候张凡就没啥特权了,就如孩子多的人家一样,从大到小的轮着来。
张凡老小,只能排队等待。
有卢老在,不管你是魔都的涉外的院长,还是山华普外的第一刀,在这里就是卢老的学生,没人专门介绍。而且,这帮学生们在老师面前姿态放的也特别低,一开口就是我是卢老的学生,而不是什么院长。
这是一种素质。
病房里,卢老爷子也坐蜡了。
说实话,这不是老爷子擅长的领域啊。检查了一遍,没有任何新的发现。
“让我学生们上手瞧一瞧吧。”老爷子商量一样的对丸子国的专家说道。
几个丸子国的人商量了一下,看在卢老的面子也就同意了。
说实话,这种白细胞极高的患者,一般情况下,都是隔离的,不是怕他传染,而是怕他被其他人带来的细菌给杀了。
所以,有时候在医疗上如何的谨慎都不为过。
当张凡要查体的时候,中年医生直接制止了。因为前面几个师哥检查完毕后,都摇着头,没有发现新情况。
当张凡要上手了,丸子国的医生不乐意了。张凡那叫一个骚,脸都变的黑红黑红了。看病让人给拒绝了。这事情,张凡都多久没碰到了,而且还在一群师兄弟面前。
“行了,不让看就不让看吧。”卢老轻轻的拉了一把张凡。张凡咬着牙也就忍了。这玩意,有警察强制抓小偷的,没医生硬扭着患者给瞧病的。
“抱歉啊,所学不精,我们也帮不上什么忙。”卢老脸色有点不好看,但说话还是相当客气。
这就是涵养。
卢老头要走!
丸子国的医生们倒也无所谓,因为这几天来的华国专家太多了,都是这样怎么样来,怎么样走。
可青鸟省立的院长不干了,“老爷子,您是我亲大爷,您就说句话吧。”
“我能说什么,连我弟子上个手都不让,能说什么!”老头最小的学生被鄙视,也就算是文化人了,不然早走了。
“哎,这几天您没来的时候,东山半岛有点名号的都来了,由不得别人生气啊。”
“他们国家没派专家吗?”
“派了。也不行。”
卢老虽然生气,可几十年的行医,老头还不至于和病人置气。“这不是治疗的问题。”老头回想了一下患者的情况,然后沉思了一下,对青鸟省立的院长说道。
“您的意思是……”
“对,是诊断的问题。”
“内科大拿都来了啊!”院长都快哭了。
“去请西华的诊断病理室的陈彬主任!”
“这……这有用吗?”
院长一看卢老的脸色,立马说道,我现在就去请。
……
“你也别生气。这时候生气就落了下乘了。一是你太年轻,二呢谁让你一天就寻思着做了手术,连点学术名头都没有,要我是家属,我也不让你上手。”
老头顺带连劝带说的教育了一遍张凡。张凡哪叫一个委屈啊,还没办法说,谁让说他的是自己的师父呢。
说了半天,张凡赶紧打断了老头的话,再不打断,估计一群师哥都憋不住了。
“生气到不至于,就是手痒,师父到底啥情况啊,我看你们检查的时候全是一副为难的样子。”
“对,这样才对,要对疾病保持一个好奇心。”卢老头点了点头。然后不确定的说道:“我检查了一遍,患者给我的感觉就好像,怎么说呢,好像没有感染,但是我又没办法确定。”
“哦,白细胞那么高……”张凡拿着复印的病例仔细研究。卢老看着张凡的样子,不经意的点了点头,“小兔崽子还是没有变,还是和以前一样,喜欢钻研就很好!”
张凡看病历,大师哥对师父说道:“老师,你说陈老爷子,他们能请的到吗?”
“估计可以!”
陈老爷子何许人也,行外的人一般不知道,可行内人特别是医学生,恨不得把老爷子给供起来。
陈老爷子号称西华医院百年不遇的天才。华国只要是建国后上医学院的医生,几乎全都是看着陈老爷子写的书进入这一行的。老爷子是干嘛的,诊断学的主编。
怎么说呢,当年华国有个古人吹牛逼,说半部论语治天下,这话是不是吹牛不好说,但医疗界可以这样说,一部诊断定天下。
医学生在学校正儿八经接触临床就从诊断开始。所有的治疗,千变万化都要遵循诊断。可以说,这玩意就是医疗的大纲。
这种神仙一样的人物,说个不好听的话,院士常见,这种神人真不多见。人家的专家号,几乎就见不到。可以说老爷子的一个专家号,绝对能让黄牛党们进行火并。
果不其然,有钱人的世界,很少有办不到的事情。专机来专机去,几个小时就把西华的镇院之宝给请来了。
老爷子怎么说呢,他比裘老爷子小十来岁,可比卢老吴老他们又大十来岁。虽然老爷子的领域是在呼吸,可他在医学界的地位并不次于裘老的地位。
所以,卢老在陈老爷子面前都是执弟子礼的。
“这是谁啊!”张凡问大师哥。
“你学的诊断书,就是这老头写的,你说这是谁!”
张凡恍然大悟。“我去,这是大神啊!”
能让卢老执弟子礼的能不是大神吗!
老爷子颤颤巍巍,颤颤巍巍,走路都感觉有点费事。可面容和蔼,真的是和蔼,就像是自家爷爷一样,看向谁都是微微带笑的。人家的这个笑,和张凡的这个笑绝对不一样。
人家的这个笑是能感染人的,能让人安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