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1tb3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全職國醫 ptt-第一千五百二十九章 取保候審熱推-adfdt

全職國醫
小說推薦全職國醫全职国医
“方医生,喝点茶吧,抽了血,结果出来还要几天,我刚才给龙队打电话了,先过来签字,签了字您可以先回去了,取保候审,希望只是酒驾。”
交警队的这边晚上值班的是一位副队长,副队长亲自端了一杯茶过来。
不同的人,不同的对待方式。
情况负责人也听说了,表示理解,而且方寒又是龙雅馨的丈夫,再加上方寒之前风评一直不错,副队长也没说教什么,对方寒确实很客气,甚至还希望不是醉驾。
“我查了一下,您也是第一次,也没有造成什么严重后果,如果只是单纯的酒驾,暂扣六个月机动车驾驶证,并处一千元以上二千元以下罚款,不需要拘留,情况特殊,我们也会酌情处理。”
“谢谢,真要是醉驾,什么性质,就怎么处理吧,我的错,错了就要认。”
方寒道了声谢,态度很端正,并没有辩解什么。
他正在看着刘奶奶留给他的信。
小方啊,你冯爷爷走了,其实上次要不是你,他早就走了,多活了两年,也不知道是亏了还是赚了。
我们老两口无儿无女,也没什么存款,现在也就剩下这一套房子了,想来想去,奶奶也没什么人可以信,所以把房子托付给你,你把房子卖了,钱捐出去吧,也算是我们老两口最后的一点贡献了。
信封里面有两页纸,一把钥匙,老太太写的挺多的。
我和你冯爷爷过了五十多年,现在他走了,我一个老太婆活着也没什么意思了。
说出来不怕你笑话,其实冯奶奶并不想过这种日子。
你冯爷爷的这种性子,不仅仅别人不喜欢,我其实也不喜欢,好好的过自己的日子不好吗,干嘛要管人家那么多闲事,这世上穷人多了,管的过来吗,富人也多了,也没见人家过得像他一样。
虽然不喜欢,可奶奶有愧啊,不能生孩子,不能给你冯爷爷一儿半女,领养了个孩子,长大后还不认我们老两口…….
心中有愧,我就陪着他,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五十年啊。
你冯爷爷走了,奶奶一个人孤零零的,也没什么指望了,这封信原本只是想给你交代一下房子的事情,我们留了遗嘱,房子留给你,你买了之后捐了去,可忍不住,有些话还是想说。
你冯爷爷都不知道,其实我一直是不乐意的,只是在配合他,他高兴就好,谁让奶奶不能生孩子呢,现在他走了,奶奶也跟着去了,希望能追上他,希望下辈子能给他个一儿半女…….
方寒看着看着,眼眶又红了。
原本方寒以为老太太和冯教授一样呢,现在才知道,老奶奶其实并不乐意,不乐意却跟着冯老爷子一辈子,毫无怨言,真的是感人至深。
“是哪两位老人家留下的信?”副队长问。
“嗯。”
方寒把信递给了副队长,也没什么不能让人看的东西。
副队长接过来,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然后把信交给了方寒。
网游之不死邪神
“这个老太太,真是难得。”
“是啊,难得。”方寒点了点头。
冯老那种自愿的,自己甘之若饴的,固然让人钦佩,老太太这种不愿意的,却为了老伴,配合了老伴一辈子,这才是真的难得。
心中不愿,却从无怨言,只因为自己不能生孩子,觉得对不起冯老,所以跟着冯老吃苦,受累,捡破烂。
“老人家也是您的患者?”副队长问。
“嗯。”
方寒心情不算好,也想找个人说话,这会儿正好也没事,就给副队长说起了自己认识冯老的经过。
那时候方寒还是实习生,老人家发病了,遇到了方寒,还不愿意去医院,也是方寒劝说送去省医院的,后来手术之后出了状况,也是方寒给治疗的。
方寒说的比较仔细,特别是老人家的人生价值观,捡破烂,不愿意浪费医疗资源等等,说的比较详细。
“真是一位让人钦佩的老人。”
副队长听完也是感慨连连。
老人家让人钦佩,老太太更让人钦佩。
“是啊,都是值得让人尊敬的。”方寒点着头。
大概过了半个多小时,龙雅馨来了。
“龙队!”
夏宇星辰 易小饼
副队长急忙起身招呼。
“许队长,给您添麻烦了。”
龙雅馨和副队长握了握手,这才瞪了一眼方寒。
这么大人了,不让人省心。
方寒讪讪的笑了笑,毕竟犯错了嘛。
“许队长,现在什么情况?”
龙雅馨没搭理方寒,先了解情况。
许队长把情况说了一下,道:“从酒精测试仪的结果来看,达到醉驾的标准了,不过具体还要等验血结果出来,测试仪毕竟也会出现失误嘛,在验血结果出来之前,取保候审,方医生这几天不能离开江中,驾照也要扣留。”
“应该的。”
龙雅馨点了点头,又问:“醉驾的可能大吗?”
“这个我真说不好。”
许队长道:“咱们现在执法,那都是佩戴执法记录仪,从头到尾都有录像,是不是醉驾,只能看结果了,我看方医生精神状况不错,醉驾的可能应该不大吧。”
副队长先是解释,之后自然是往好的方面说。
“麻烦许队长了,那就先取保候审吧,我签个字。”龙雅馨道。
“没问题。”
许队长招了招手,让人拿来单子,龙雅馨签了字,然后就带着方寒出了门,许队长一直送到门口。
龙雅馨也是开着车来的,开的是彭东海的宝马。
因为有身孕,龙雅馨白天是一口酒都没喝,虽然是喜事,可也没人会愣头青逼着一位孕妇喝酒。
“方医生,采访一下,结婚第一天,就让老婆来警局捞人,什么感受?”
上了车,龙雅馨没好气的瞪了一眼方寒,问。
方寒:“…….”
龙雅馨一边开着车,这才继续问:“谁给你打的电话啊,那么着急?”
“出租房那边的那一对老人,走了。”方寒缓缓道。
“冯教授?”龙雅馨是知道冯教授的。
“嗯。”
方寒点了点头:“我刚从卫生间出来,就接到刘奶奶的电话,说冯老走了,我当时就想着是不是才咽气,或许还有机会,也没多想,一边接着电话一边出了门……”
说着方寒把老两口的事情说了一遍。
“老太太也走了?”
龙雅馨吃了一惊,原本以为只是冯教授,没想到老太太竟然割腕了。
“应该是冯老去世之后老太太先开始写信,写完信就割腕了,割腕之后才开始打电话的。”
要是年轻人,有可能还来得及,交大医学院的人比方寒早到一步,可老人家身体本就不算太好,交大医学院的人到了之后老太太已经走了。
“我也是,没想着请两位老人喝个喜酒,要不然。”方寒现在还有点自责。
“不怪你,以冯教授的性子,你哪怕邀请,老人家可能都不愿意来。”
龙雅馨安慰道。
在方寒酒驾的事情上龙雅馨倒是没有过多去追究。
认识这么长时间了,方寒什么为人他还是知道的,着急也罢,忘了也罢,没注意也罢,龙雅馨相信方寒绝对不是故意的。
事出有因,龙雅馨也不会在这种事情上去声讨方寒。
作为爱人,龙雅馨能理解方寒,接到老太太的电话,得知冯教授的消息,对方寒来说和突然听到方老爷子或者郭老出事是一个概念。
龙雅馨虽然是警察,也是合格的警察,却不死板,是个人遇到那种情况,都有可能顾此失彼。
现在结果还没出来,酒驾和醉驾还不能确定。
可哪怕验血结果是醉驾,也不能因为这件事就把方寒全盘否定掉。
或许一些外人会说什么特权、飘了之类的,龙雅馨不会这么想。
特权,他们从来没想过逃避责任,哪来的特权?
方寒属于无心之失,哪来的飘之说?
方寒不过27岁,已经很优秀了,龙雅馨不会去吹毛求疵。
错了是错了,咱认,真要酒驾,该拘留拘留,该罚款罚款,承认错误,态度端正。可要说因为这件事就把方寒否定掉,给方寒贴上什么特权、飘了、膨胀了之类的标签,那就有些不讲道理,不通人情了。
回到新房,田玲女士和老方同志还有老爷子都在,关宝成和冼奋彭东海也在。
“回来了,没事吧?”
进了门,田玲女士就关心的问。
“取保候审,等验血结果。”龙雅馨给几个人说道。
“你个臭小子,怎么这么冒失呢。”田玲女士骂道。
“别说小寒了,谁还不犯点错,大结婚的,没点事小寒能出去?”方老爷子倒是护犊子。
“方寒,你用了解酒方了?”冼奋问方寒。
“嗯,喝酒前用了。”
方寒点了点头。
“那还好,解酒药虽然没有那么神奇,可也能加快新陈代谢,你又睡了一觉,过了好几个小时了,应该是酒驾。”冼奋道。
“让他不长记性,他爸之前才出事,因为什么?”
田玲女士是有些生气的:“真要酒驾,就关进去,人家那什么伍什么都关进去了,你也进去。”
与此同时,叶明晨这会儿也到了郭文渊的住处。
一大群老人还没走,今晚也在郭文渊那边,这会儿还没睡,叶明晨回来,就说了方寒喝酒开车的事情。
“小兔崽子,这是无法无天,他这是觉得自己现在名气大了,认识几个人了,就不把交通交规放在眼中了?”权老瞬间就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