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g8rc好文筆的小说 – 第三百一十一章 秦以沫的请求 -p2dWnU

093ye精品小说 史上最強煉氣期 愛下- 第三百一十一章 秦以沫的请求 -p2dWnU

史上最強煉氣期

小說史上最強煉氣期史上最强炼气期

第三百一十一章 秦以沫的请求-p2

那个将雷蛟尸体吸收,并且想要夺走玄罗镜碎片的蒙面人!
方羽将手中的真气散去,叹了口气。
秦以沫顿时泄了气,走回到沙发上,瘫坐下去。
两人通过神识,隔空对视。
他所做的决定都是经过深思熟虑的,绝大多数都是无比正确的决定。
他很快回想起,那个蒙面人并非真正的人类,很大可能是人为制作出来的傀儡。
“对了。”秦以沫坐正身躯,说道,“我爷爷还让我问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回一趟京城,他想跟你见一面。”
“对了。”秦以沫坐正身躯,说道,“我爷爷还让我问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回一趟京城,他想跟你见一面。”
方羽看着秦以沫,说道:“据我对你爷爷的了解,若不是情况特殊,他是不会强制你回去的。”
他就这么盯着方羽,眼神中波澜不惊。
丹田处,那条小金龙仍在盘旋,似乎永远不会停下来。
“对了。”秦以沫坐正身躯,说道,“我爷爷还让我问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回一趟京城,他想跟你见一面。”
方羽的思绪被打断,走到门前,将门打开。
秦以沫轻抚有些湿润的额前发丝,说道:“由于杀手迟迟不露面,我家人不放心我继续待在江南。所以……如果明天没法将潜伏在暗处的杀手揪出来,我就得返回京城。”
但观察足足半个时辰后,他还是看不出什么,只得放弃。
“当然不行,我最近有很多事情要忙。”方羽干脆利落地拒绝道。
以至于话说出来,她自己都被吓了一跳,白皙无暇的脸颊,泛起淡淡的红霞。
长这么大,她还是第一次用这样的语气跟人说话。
“没用,他们都认为我应该回去京城,包括爷爷。只要爷爷一点头,我就没有任何办法留在江南了。”秦以沫有些泄气地说道。
秦以沫轻抚有些湿润的额前发丝,说道:“由于杀手迟迟不露面,我家人不放心我继续待在江南。所以……如果明天没法将潜伏在暗处的杀手揪出来,我就得返回京城。”
秦以沫看着方羽,故作可怜地道:“方羽,你就帮我这一次行不行?我真的不想回京城。我想把江南的业务处理好……”
方羽更是毫无畏惧的道理。
“回到京城之后,江南的业务谁接手?”方羽问道。
这种感觉很奇特。
……
“没用,我什么都不缺。”方羽答道。
他基本可以确定,刚才这双灰白色的双瞳,与当初在花满楼遇到的那个蒙面人是一样的。
方羽看着秦以沫,说道:“据我对你爷爷的了解,若不是情况特殊,他是不会强制你回去的。”
这双灰白色的双瞳里,看不到任何的感情色彩,一片空洞。
也就是说,现在用神识将他笼罩的,有可能是另外一具傀儡。
重生之传奇凡女 对方的神识就这么消失得无影无踪,无法探寻。
“我有事情想跟你聊聊。”秦以沫径直走进房间,在靠门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也就是说,现在用神识将他笼罩的,有可能是另外一具傀儡。
秦以沫翘起长腿,看着方羽,说道:“明天过后,若是等待的杀手还没出现,我就离开九龙岛。”
她的语气有些哀求,又有些撒娇的意味。
方羽把门关上,靠在墙边,看着秦以沫,问道:“什么事?”
“那你跟他们说你的看法不就行了?”方羽说道。
片刻后,对方的神识突然消失不见。
“你说了一大堆,就是为了引出这一点吧?”方羽微笑道。
方羽更是毫无畏惧的道理。
“没用,我什么都不缺。”方羽答道。
“爷爷很看重你,要是你肯帮我说话,他说不定会改变主意。”秦以沫眨了眨眼,说道。
穿着丝绸睡衣的秦以沫,站在门前。
“我怎么帮你?”方羽眉头一挑,说道。
穿着丝绸睡衣的秦以沫,站在门前。
“对了。”秦以沫坐正身躯,说道,“我爷爷还让我问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回一趟京城,他想跟你见一面。”
片刻后,对方的神识突然消失不见。
长这么大,她还是第一次用这样的语气跟人说话。
方羽的思绪被打断,走到门前,将门打开。
也就是说,现在用神识将他笼罩的,有可能是另外一具傀儡。
方羽的思绪被打断,走到门前,将门打开。
“没用,我什么都不缺。”方羽答道。
方羽的思绪被打断,走到门前,将门打开。
丹田处,那条小金龙仍在盘旋,似乎永远不会停下来。
“这是他们的看法。而我已经二十多岁了,我自己能够对风险作出评估。我认为现在的情况,还不到要放弃即将发展起来的江南业务的时候。”秦以沫眼神坚定地说道。
她的语气有些哀求,又有些撒娇的意味。
“爷爷说还没确定,有可能会暂停对江南业务的扩展。”秦以沫说道。
除此之外,方羽并没有感觉到太大的变化。
方羽觉得自己的肉身可能出了点问题,但除了发烫以外,又没有其他的不适感。
方羽想要追踪对方,但却失败了。
她的语气有些哀求,又有些撒娇的意味。
那个蒙面人……不是已经被他打死了么?
那个将雷蛟尸体吸收,并且想要夺走玄罗镜碎片的蒙面人!
可没想到,承受巨大痛苦之后,却连一层境界都没突破,只是得到了这看似厉害,实际上作用不大的神龙真气。
“那确实没啥办法,你就听话回去吧。”方羽耸了耸肩,说道。
“嗯,杀手不出现,你就要离开九龙岛,然后呢?”方羽眉头微挑,问道。
“你也觉得可惜吧!?我其实不太理解爷爷的决定,我认为没必要这么畏惧那些杀手。”秦以沫将沙发上的抱枕抓到怀中,用力地掐着抱枕,说道,“作为秦家人,每个人出生开始就饱受关注,成长过程中也从来不是一帆风顺,我遇到过很多危险,我自信有应对各种危险的能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