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言情 貞觀憨婿 起點-第507章沙盤推薦

貞觀憨婿
小說推薦貞觀憨婿贞观憨婿
李世民得知韦浩说不喝酒,很开心,他就担心韦浩喝酒后,那些世家的人去找韦浩,虽然自己是让韦浩和世家的人接触,但是,万一韦浩喝大了,答应的事情多了,可怎么办?
“行,不喝酒就不喝酒,丫头,下来,父皇抱抱!”李世民说着就对兕子拍手,兕子马上把头扭到一边去,嘴里还抱怨说道:“才不给你抱,每次就抱一会,还是姐夫抱着舒服!”
“哈哈哈!”旁边的那些大臣听到了,都笑了起来。
“你这个丫头,那晚上去你姐夫家?不回皇宫了?”李世民笑着逗着自己的小闺女。
“恩,不回去了,明天就在姐夫家里面玩!”兕子点了点头说道。
“那不成,你母后会想你的!”李世民马上摇头逗着兕子说道。
“那,那,那,姐夫,我们去皇宫睡觉不?你去我大姐那边睡觉!”兕子想了一下,看着韦浩问了起来。
“我倒是想啊!”韦浩马上笑着说道。
“臭小子,那不成!”李世民马上喊了起来,其他的大臣也笑着。
接着韦浩坐下来,而李世民则是拉着韦富荣的手,感慨的说道:“金宝兄啊,能让朕佩服的人不多,你是一个,这次雪灾,可是花费不少吧?”
“没多少,只是尽力而已,我啊,见不得那些受苦的百姓,之前咱们苦过,虽然现在慎庸是能赚钱了,但是心里啊,还是想着受苦的日子是怎么熬的,所以啊,能帮点是点!”韦富荣马上摆手说道。
“是啊,能帮点是点,到现在为止,你家一个库房的粮食都快施完了吧?”李世民继续笑着问道。
“还有,慎庸交待了,家里存了三个库房的粮食,说,只要留下一个库房的粮食就行,剩下的,都可以给百姓吃了,如果不够,还可以买,最近我就买了5000担粮食,那些粮商很好的,听说我要买粮食,都不给我涨价!”韦富荣马上高兴的说道。
“是啊,谁敢给你涨价啊,都知道你是给施舍给那些百姓的!你的名声在长安城可是出了名的!”李世民马上笑着说道。
韦富荣则是笑了起来,这个时候,坐在不远处的韦圆照马上接话过去说道:“金宝确实是做了很多善事,所以才有好人有好报,现在慎庸能够走到今天这样,估计还是上天保佑着!”
“恩,这么说也对!”李世民点了点头说道,根本就不让韦富荣说,因为怕一说,到时候就话不断了,然后聊到了韦浩这边,逼着韦浩说话。
韦浩抱着兕子,眼光一直放在兕子和李治这边,给别人的感觉,韦浩就是来带人的。
“慎庸!”李丽质此刻从后面过来了。
“大姐!”李治和兕子两个人都是喊着李丽质。
“恩,忙完了?”韦浩笑着问了起来,李丽质今天要去布置新房,和母后还有杨妃一起。
“恩,布置好了,现在就等拜堂了!”李丽质点了点头说道,接着他又抱起来李治。
而李泰也走了过来。
“大姐,你打三哥,三哥欺负我!”兕子一看李泰过来了,就开始告状,李泰听到了,就装着一副狠狠的样子盯着他。
“姐,打他,他欺负我!”兕子一看,更加激动了,指着李泰说道。
“死丫头,这么小就记仇了?”李丽质笑着捏着兕子的脸说道。
“哼,谁让他欺负我来着?”兕子很骄傲的说道。
李丽质马上假装打了李泰一下,李泰也假装打疼了,兕子高兴的不行,其他人现在是着急的不行,错过了这次机会,下次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和韦浩谈话,想要去韦浩府上拜见,根本就不可能,韦浩压根就不见。
没一会,前院那边传来了消息,新娘接回来了,韦浩他们也是赶紧站了起来,到了旁边坐下,接着就是拜堂了,韦浩坐在后面,手上拉着李丽质,听到了说拜堂的事情,韦浩捏了一下李丽质,李丽质也捏了一下韦浩。
“不着急,开春就是我们了!”韦浩在李丽质的耳边小声的说道。
李丽质听到了,娇羞的打了韦浩一下,脸红的不行。
等拜堂完了以后,就开始展开宴席了,韦浩和那些小王爷公主一桌,根本就不去那些国公那边,李丽质也坐在旁边。
“慎庸,那些人都时不时的盯着你这边,他们想要找你说话呢!”李丽质提醒着韦浩说道。
“我知道,不用管他们,现在说有什么用?能说清楚什么?”韦浩点了点头,笑了一下说道。
李丽质一听,也对,没什么说的,整个宴会,没人敢到韦浩这一桌来敬酒,因为这一桌都是王爷公主,都是不喝酒的,到这里来敬酒,不是让那些王爷公主难堪吗?
饭后,韦浩就回去了,也不给那些大臣们机会,而韦富荣还是喝多了,不过是和那些成年的王爷还有国公们喝的,那些世家的大臣想要来敬酒,根本就没有机会。
第二天早上,瓷器工坊那边送来了很多东西,韦浩也是拿着那些东西,到了后院的一个暖房里面,里面韦浩做好了一些沙盘。
那些沙盘都是随机做的,韦浩按照兵法上面的要求,开始摆兵布阵,自己开始在沙盘上学习兵法,一直到把沙盘所有的细节全部考虑到了,自己指挥部队在这个地图上作战是完全没有问题了,韦浩才会重新堆沙盘,然后继续推演,整整十天,韦浩没有出府门一步,倒是李丽质和李思媛时不时的过来看韦浩。
这天,李靖和李世民两个人过来了,他们也是得知了韦浩在学习兵法,而且还有什么模型的时候,他们两个也很好奇,于是就一起过来看看。
韦浩带着他们到了书房这边的暖房。
“你那个模型呢?”李世民看着韦浩问了起来。
“什么模型?”韦浩不懂的看着他,自己哪有什么模型?
“就是练习兵法的那个模型,你可不要藏着掖着,丽质可是什么都和我说了!”李世民盯着韦浩说道。
“对,思媛也和我说了!”李靖也是点头说道。
“哦,你说的是沙盘,没在这里,在另外一个暖房里面。”韦浩这才知道怎么回事。
“那去看看,今天主要是看这个!”李世民马上站了起来,准备要出去。
韦浩看到这幅情景,得,带他们去看看吧。
到了暖房以后,李世民和李靖大吃一惊,整个沙盘面积非常大,长宽各两丈,上面有各种地形,江河山川全部都有,还有做好的城池,各种兵种模型,各种攻城器械模型。
“这是做什么用的?指挥作战的?”李世民看着模型,吃惊的问道。
“恩,对,这个是模仿南方的地形,丘陵地带居多,水系也多!”韦浩点了点头说道。
“这个怎么弄,来,你给大家演示一下!”李世民不知道该如何玩,马上对着韦浩说道。
韦浩开始在沙盘上推演起来,把条件和他们说清楚,有多少部队,各个兵种有多少人,有多少粮草,还有运输的距离有多远,另外,天气也是随机的。
李靖和李世民就看着韦浩推演,越看越震惊,这简直就是真实的战场,虽然只是推演,但是那些条件是非常苛刻的,很考验那些将军的指挥能力。
“好东西,真是好东西!”李世民摸着自己的胡须,目光炯炯的看着沙盘说道。
“好啊,慎庸,来,我们来打一盘!”李靖也对着韦浩说道。
“对,你们两个来一战!”李世民也同意说道,韦浩一听也来了兴趣,接着让李世民掌握天气条件,天气只有韦浩和李靖问的时候,李世民才说着未来三天的天气,否则,李世民不能发言。
接着轮到韦浩守,李靖进攻,双方在沙盘上战斗,整个战斗从上午打到了下午,中午都是在暖房里面随便吃了两口。
按照沙盘的时间,韦浩足足守了三个月,给李靖带来了巨大的伤亡,而韦浩这边伤亡也不小。
接着到了掌灯的时候了,李靖还是没有能够完全攻下韦浩控制的范围,而韦浩也到了强弩之末了。
“这一仗,其实老夫输了,老夫的兵力是你的四倍,但是现在伤亡数量是你的五倍,不过在现实当中,你的部队伤亡如此大,士气是早就要崩溃的,但是考虑到是亡国之战,士气一直不低迷,也是有可能的,打了一年了,还没有能够打下来,老夫输了,没想到,你在家几个月,兵法进步神速啊!”李靖摸着胡须,非常赞赏的对着韦浩说道。
韦浩的表现,确实是让他感到非常意外。
“恩,其实还是我输了,如你说的,部队不可能坚持这么长时间,我也犯了一些错误,没能主动进攻你们,其实我有机会进攻的,但是放弃了!”韦浩也是点了点头说道。
“恩,不错,不错,慎庸啊,这个给我送到皇宫去!”李世民坐在那里,也很高兴的说道。
“啊?”韦浩听后,震惊的看着李世民。
“你再弄一个啊!”李世民看着韦浩说道。
“父皇,你知道我做出这个来,用了多长时间吗?快半个月了!”韦浩郁闷的看着李世民说道。
“那就再弄半个月啊,无妨的,明天送到宫里面来,朕到时候要和那些将军们一起推演!”李世民高兴的说道。
“我给你做一个成不成,这个不好搬啊,最多半个月,就能够做好!”韦浩马上对着李世民说道。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李世民考虑了一下,点了点头说道:“也成!”
“那这几天,臣没事就过来这边看看,到时候让你大舅哥他们也过来,一起在这里推演,虽然这里不是真正的战场,但是确实是考验将军的指挥的能力,指挥的不好,一样战败!”李靖高兴的说道。
之前他就是在前线指挥打仗的,这些年一直留在京城,想要打仗,都没有什么机会,如今有了沙盘,自己也能够过过瘾!
“行,这个好,这个可以让那些年轻的将军们学到指挥能力,药师啊,你说在兵部弄一个这个可好?”李世民看着李靖问了起来。
“臣认为可以!”李靖马上拱手说道。
“慎庸,兵部你干脆也弄一个!”李世民转头对着韦浩说道。
韦浩一听,点了点头,反正弄一个也是弄,弄几个也是弄,到时候还要给李靖弄一个。
没一会,李靖和李世民就走了,而韦浩则是继续回到了沙盘的暖房当中,考虑着刚刚李靖进攻的方式,为何自己刚刚一直找不到合适的进攻机会,其实有几次进攻的机会的,但是自己不敢,怕是圈套,现在韦浩站在李靖的角度,就指挥着部队作战,想要了解李靖的指挥方式。
一轮下来,韦浩非常感慨,李靖就是李靖,进攻的时候,都带着防御,几次看着不错的机会,其实都是圈套,李靖那边都准备好了后手,等着自己去进攻,还好自己忍住了,如果没有忍住,估计早就被打败了,看来胆小也是有好处的。
第二天,韦浩刚刚到了沙盘这边,李靖就带着李德謇到了。
“慎庸,今天你和你大哥打一次,老夫做裁判,慎庸你进攻,大朗你防御!”李靖进来后,就对着韦浩说道。
李德謇是一头雾水,完全不知道怎么玩,而李靖就开始对着李德謇交待了起来,告诉李德謇怎么玩,韦浩也在旁边解释着。
等李德謇弄清楚后,也来了兴趣,于是和韦浩在沙盘上开始厮杀,因为昨天韦浩按照李靖的进攻方式推演了一遍,加上自己也思考了一些进攻方案,于是在进攻的时候,打的李德謇完全找不到方向,没有用到一个时辰,韦浩就把整个国家给灭了。
李德謇则是坐在那里发呆,想着自己到底是怎么被灭的,而李靖坐在那里,不时的摸着自己的额头,自己儿子可是跟着自己学了十几年啊,都不如一个刚刚学兵法不足两个月的韦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