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大唐掃把星-第523章 此人……可交推薦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大唐扫把星
狠抽了阿苏一顿,贾平安觉得自己挺仁慈的。
若是按照对等原则,他就该弄断这个女人的腿,随后把她丢到家门口。
“没打过瘾!”
徐小鱼一脸悻悻然。
出了长安城,顺着清明渠一路溜达,贾平安不时看看里面是否有鱼,还别说,真有。
那些鱼儿自由自在的浪荡着,一群群的转悠。
在前世少年时,他带着一个破竹撮箕就能弄到不少鱼。那时候天还很蓝,水很清,灌溉的水渠里水草茂盛。只需把撮箕在水渠里猛地往前铲,遇到水草一定要多扎几下,然后把撮箕提起来……
那一条条的小鱼和虾米在里面蹦跳,偶尔有三四两的鱼,顿时欢喜的觉得自己就是世界之王。
随后回家因为裤子身上全是泥点被狠抽一顿,吸吸鼻子就得意的去和小伙伴吹嘘。
当年我也是弄鱼的小王子啊!
到了庄上,此刻天还冷,但已经有农户在田地里转悠了。
“郎君!”
农户瞪大眼睛,欢喜的回身就跑,“郎君来了!”
至于这么激动吗?
贾平安纳闷。
他许久没来了,兴致勃勃的看着田地,视察水利工程。
几个孩子先冲了出来,身上穿着还算新的衣裳,拍手欢呼。
农户们都出来了,欢喜的迎过来,当前的是个女人。
“见过郎君。”
庄户们欢天喜地的。
女人抬头,“郎君可是因为奴在此处,于是便不来了吗?”
“你想多了。”
女人看着他,脑海里浮现了那个画面:贾平安邪气满满的看着她,“你竟然这般秀美?”
王悦荣跟在他的身侧,“这边的庄户还行,干活不惜力。关键是郎君每年给他们做新衣裳,隔一阵子就杀一头豕,这些人感恩戴德,都说从未见过这般宽厚的主家,不好好干活要被天打雷劈呢!”
这个女人看着多了些平静,眉间再也看不到曾经的富贵模样。
“在这里可还能适应?”
“开始不能。”王悦荣看了他一眼,心想这人怎地还是如此的俊美,“晚上听着夜风睡不着,偶尔有狗叫就害怕……后来就渐渐好了,觉着这里有许多好处,譬如说安静,人也淳朴,想的不多。
说来让郎君笑话,奴当年在公主那里时,身边各种倾轧不绝,别人说句话,一个眼神,我都会琢磨许久。在这里却无需如此,整日脑子里都是空空的,最后就平静了,觉着这样过一辈子也不错。”
这个女人看来是悟了。
贾平安随后视察了庄户们的家,受到了热烈欢迎。
“郎君看,这是庄上上次发的肉,家中就把它挂在灶上,整日烟熏火燎,香喷喷呢!”
家里有肉,身上有衣,贾平安这个家主做的不赖。
在庄上转悠了半天,贾平安神清气爽,觉得一口气能跑到皇城前。
“对面去年被赏赐给了李义府。”
站在两个田庄的交界处,贾平安一怔,“李义府?”
王悦荣点头,脸上也多了厌恶之色,“那人奴不喜欢,庄子上的管事奴也不喜欢。在知晓这便是郎君的地方后,那管事隔三差五来寻奴……就是那人。”
对面的庄子来几骑,为首的男子拱手,“见过武阳侯。”
贾平安淡淡的道:“见到我还在马背上行礼,你家主人也不敢如此!”
男子犹豫了一下。
王老二狞笑道:“信不信耶耶一刀剁了你,回头李义府还得感谢郎君帮他清理门户?”
王悦荣微微皱眉,低声道:“这人叫做杨定。”
杨定下马,拱手,“见过武阳侯。”
贾平安淡淡的道:“下次让我听闻你骚扰庄上的女管事,打断腿!”
杨定抬头看了他一眼,“我并未骚扰她。”
“没骚扰?那几次你过来说什么自家每月的月钱有多少,说这里在城外,可肆意而为,没人知晓。”王悦荣深吸一口气,“你也不看看自己那张脸,再看看我家郎君这张脸,一个是恶鬼,一个是芝兰玉树,回头自惭形秽就寻个地方把脸埋进去,免得吓到别人。”
这女人口齿伶俐啊!
看看杨定,那张脸红黑交加,那种倍感屈辱,却无法反驳的难受,让他鼻息咻咻。
王悦荣见他怒,就冷冷的道:“有本事做,没本事承认?今日我家郎君在此,你可敢把那些话再说一遍?”
“抽他!”
贾平安指指杨定。
徐小鱼冲过去,一巴掌把杨定抽的连轴转。几个跟班惊呼,王老二指着他们威胁道:“别动啊!否则耶耶的横刀不认人。”
几巴掌下去,杨定老实了。
“不服气就去寻李义府!”贾平安眼神轻蔑的说道,接着扬长而去。
李义府就是李治的一条忠犬,目前还在抱着李治的大腿,和阿姐没啥关系。
后来这货不知怎地就投到了阿姐的麾下,化身为头号忠犬,疯狂撕咬。
现在趁着他还在李治那边,先抽为敬。
“我回去了。”
贾平安回身看着王悦荣,“这边离道德坊不远,有事叫个人去报讯。”
“好。”王悦荣看着他,眼中有些情绪,“其实,高阳公主亏了你,否则上次就没了。”
“一个女人知道的太多了不好。”
贾平安随口道。
“为何?”
贾平安上马,居高临下的看着王悦荣,“知道的越多越烦恼,单纯些,你会觉着世间更美好。”
王悦荣说道:“可人终究是烦恼的。”
“那是你想多了。”
“奴从未想多。”
“好生在这里待着。过几年没什么动静了,你再自由自在的出去。想嫁人也成,想经商也成,由得你自己。”
“奴就在这。”
火熱都市言情 大唐掃把星 起點-第523章 此人……可交鑒賞
王悦荣看着他,眼中有些泪花。
柴令武的事儿过去了,但长孙无忌等人还在,所以王悦荣只能待在这里避祸。等长孙无忌倒霉后,她就自由了。
我得意的笑,我得意的笑。
“这便是不负如来不负卿啊!”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贾平安觉得自己果然义气无双,回到家中后,两个婆娘笑靥如花,随后就是好酒好菜。
这指定是有事,但贾平安不吭声。
吃了饭,卫无双给苏荷一个眼色。
苏荷摇头,卫无双眼神严厉,握拳……
“夫君!”
“啥事?”
贾平安觉得事儿不小。
苏荷靠着他,突然捂额,“我好晕。”
贾平安看了卫无双一眼,继续装傻。
“苏荷!”
卫无双看样子要炸。
贾平安赶紧弄了一本书翻看。
苏荷继续装死狗。
卫无双过来拧了她一把。
“啊!”
苏荷惨叫一声,和爸爸躺一起的阿福被吓到了,猛地蹦起来,左看看,右看看。
“无用之极!”
卫无双推开她,坐在了贾平安的身边,“夫君,先前外面有人传话,说夫君在路上遇到了红颜知己,那红颜知己有了身孕来寻夫君,可夫君却狠抽了她一顿……”
我冤啊!
把事儿解释清楚后,苏荷马上就生龙活虎的爬起来,“我就说夫君不是那等人,你不信……”
果然,还是娃娃脸贴心。
卫无双冷冷的道:“夫君别看她这般,先前还说什么等夫君回来就理直气壮的问,问不出就和夫君翻脸。”
苏荷捂着脸,“无双你真的不够义气。”
两个婆娘翻脸了,贾平安压根不担心。
这不,第二天早上看到她们从一个卧室里出来,贾平安觉得女人之间的友谊往往比男人的更牢固。
男人要么认同,要么就是敷衍,强颜欢笑奉陪的极少。
“夫君,今日不能再告假了。”
卫无双觉得一家之主就不能闲着,贾平安也想去百骑看看,吃了早饭,就正儿八经去上衙。
“夫君辛苦!”
两个婆娘贤惠的把他送到内院外面,贾平安不禁觉得自己就是后世的倭国社畜,自己在外打拼,妻子在家带孩子,收拾家务。
感觉不错啊!
贾平安出现在了百骑外,门子大声喊道:“武阳侯来了。”
喊的太大声了些,贾平安抠抠耳朵,发现门子在看着自己的身后。
他回身看去,是兵部侍郎尤式。
“尤侍郎!”
贾平安拱手。
尤式拱手,“兵部事务繁多,自家的事都忙不过来,忙啊!”
“是啊!”贾平安笑吟吟的。
老尤冲着他挑眉……这个太暧昧了,难道老尤还喜欢什么……
但这是来自于兵部的表态:走私的事儿兵部绝对不会插手,别误伤友军啊!
贾平安回以挑眉,尤式颔首而去,“回头饮酒。”
你个老玻璃,想都别想!
贾平安只要想到他挑眉的那个模样,就不敢去触霉头。
回身,门子满面红光的道:“武阳侯,这几日千牛卫愁眉苦脸,苦不堪言,我在百骑多年,就数最近的日子最舒坦。”
“武阳侯回来了。”
百骑内部一阵欢呼。
明静放下了购物车,“你终于舍得回来了?”
这话不妥,听着就像是……死鬼,你还知道回家啊!
“最近如何?”
贾平安坐下,明静念念不舍的收起购物车,“最近没什么大事,就是千牛卫的几度来人,问你何时回来。”
“别搭理。”
“当然不搭理!”明静小人得志般的说道:“我说不知道,顺带问他们,走私的事儿做的怎样了。”
这个女人太毒了!
但毒的好!
“邵中官!”
邵鹏来了。
“昭仪说了,莫要胡乱掺和,好好做事。”
贾平安明白了。
“老邵,雨过天晴了?”
邵鹏点头,“昨夜陛下和昭仪一起用饭,席间还问了代王可会背诗,代王背了几句陛下的诗,把陛下喜得,当场就把身上的配饰全给了代王。”
这个是赔礼吧?
两口子闹矛盾了,最后以李治服软而告终。
如此,外面的事儿也该消停了。
“昭仪说你此次受委屈了,和陛下说了,陛下说你此次算是顾大局,识大体。”
“没事,回去告诉阿姐,我趁机歇息了好一阵子,舒坦!”
这几日的假期对于贾平安来说就是意外来的,小日子悠闲的一塌糊涂。
若非顶着一个扫把星的名头,他甚至在想要不要辞官回家,从此和两个婆娘,外加一个羔羊笑傲江湖。
做个冲哥也不错啊!
想到这里,他不禁悠然神往,“若是再来一次这等事该多好?”
“咳咳!”
“老邵你咳什么?”
“咳咳!”
“这咳嗽分为肺咳、气管咳、胃咳,你这是啥地方?”
贾平安缓缓回身……
王忠良站在门外,面无表情。
当着大老板的秘书说自己受委屈都是假的,最近在家里过的别提有多嗨皮了。这样也就罢了,你竟然还期冀着下次宫中的两口子再闹腾一次,接着请假回家潇洒……
是可忍孰不可忍!
看看王忠良,那脸沉的就像是挂了千斤秤砣。
他的身后跟着两个内侍,此刻努力在忍笑。
“陛下吩咐。”
贾平安弹起来,“王中官,刚才我是说……”
“你什么都不必说。”
王忠良板着脸,“陛下说了,贾平安识大体,顾大局……”
贾平安脸上躁得慌。
“赏赐两个金娃娃。”
两个内侍上前,送上两个锦盒。
这可是御赐的金娃娃。
金娃娃……
家里两个大肚婆,这是赏赐给孩子的吧?
他看了邵鹏一眼。
邵鹏板着脸,觉得这厮真是作死小能手。
晚些贾平安谢恩,邵鹏凑过去说道:“他就是这般口无遮拦。”
王忠良淡淡的道:“老邵你知道的,在贵人身边做事,什么话能说,什么话不能说,咱万万不敢隐瞒。”
邵鹏看了贾平安一眼,“这是昭仪求了陛下给你打造的金娃娃,你看看你……哎!”
晚些他再度回来,那脸黑的。
“昭仪让你进宫。”
糟糕!
完犊子了!
贾平安干笑道:“老邵,我这肚子疼。”
邵鹏霸气侧漏,“拉裤裆里。”
贾平安灰头土脸的进宫。
武媚神色平静,压根看不出刚和皇帝扳了一次手腕,“你越发的懒惰了,也越发的跋扈了。正好武德门那边的排水沟堵了,你带着那两个学生去挖,挖不好……严惩!”
排水沟被堵,那里面多臭都能想象,贾平安欲哭无泪,“阿姐……”
武媚冷着脸,“赶紧去!工具都给你准备好了,三日之内挖好,挖不好……”
贾平安灰溜溜的准备出去。
“把工具带上!”
边上就有锄头和铲子。
贾平安一边扛两个,结果摇摇晃晃的掌握不好重心,两个锄头落地,其中一个和木把手脱开了。
武媚满头黑线。
“看看你,连个小事都做不好,回头怎么做大事?”
“阿姐,大事不能做。”贾平安随口说道,然后发现周围很安静。
我又说错话了。
贾平安觉得自己今日是被李敬业附体了。
晚些他灰溜溜的扛着工具出去,正好遇到李弘来见老娘,见他这副模样,好奇的道:“舅舅你要去盗墓吗?”
这个倒霉孩子,怎么说话的?
武媚再度黑脸。
邵鹏阴测测的道:“上次你和大王说了什么盗墓贼的故事,这也算是报应了。”
里面噗嗤一声。
老脸都没了,没了!
扛着一根锄头还行,几根的话会乱。这一路他走的很艰辛,一个路过的宫人见了就捂嘴笑,“见过武阳侯。”
这个妹纸看着不错,虽然有些雀斑,但看着很善良。
快来帮我扛一件啊!
回头让阿姐提拔你为女官。
宫人回头看看没人,就笑眯眯的道;“武阳侯,你为何不把锄头勾在肩头上呢?”
是哈,我竟然这般愚蠢!
贾平安笑的很慈祥,“这是练习马槊的一种手法。”
“真的?”
宫女很是好奇。
大眼睛扑闪着。
“当然是真的。”贾平安一边走一边吹嘘,“知道鄂国公吗?”
宫女点头,“鄂国公好凶!”
尉迟恭竟然留下了这个名声,由此可见他当年栽的不冤。
“咳咳!暂不说那个。”贾平安认真的道;“鄂国公擅长空手夺马槊知道吧?”
宫女点头,“知道,说是好厉害。”
贾平安下巴摆摆,“鄂国公就是这么练出来的。”
尉迟恭若是听闻此话,估摸着觉得贾师傅是个好材料,把他提溜到府里去朝夕教导。
宫女哦了一声,“原来是这样吗?”
“是啊!”
宫女一脸崇拜,然后回身。
“公主!”
谁啊!
高阳?
那正好让她帮忙干活。
“武阳侯!”
擦,来的竟然是老熟人,不,是好基友新城。
宫女迎上去,嘀咕了一阵子。
我去!
这妹纸不会把我刚才说的那些说出去吧?
先帝可是率军冲阵的高手,新城作为他宠爱的女儿,说不得就知晓怎么练马槊。
我不要面子的吗?
新城看着他,一脸正经,近前后说道:“刚才皇帝那边说武阳侯很是勤勉,听闻宫中堵了水沟,就主动来疏通。”
贾平安使个眼色!
哥哥不要脸的吗?
但好歹没说练马槊的事儿,半边脸算是保住了。
宫女在边上崇拜的道:“公主,武阳侯说这般能练成鄂国公那等空手夺马槊的绝技。”
哥们你是认真的吗?
新城的眼神中全是询问。
丢脸了!
贾平安镇定的道:“上次去鄂国公家中,听闻他提及这等练法。”
新城等宫女不注意时低声道:“皇帝在笑。”
马丹!
两口子都不是好人!
晚些分手,宫女摇头,“公主,武阳侯哄人呢!”
新城淡淡的道:“他有这个资本。”
宫女不解。
“他渐渐声名鹊起,他说了这样能练马槊,你信不信鄂国公会赞同。”
“不会吧?”
新城点头,“先前皇帝说他坦诚。自家阿姐和皇帝争执,换做是旁人定然站在皇帝那边,或是两边不帮,他却毫不犹豫的站在了阿姐那一边,可见为人。朝中这等人,百中无一。”
宫女不禁悠然神往,“这是不畏权势呢!”
“此人……可交!”
……
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