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言情小說 我爲國家修文物-第一千兩百六十七章 師兄真沒意思 (第一更)分享

我爲國家修文物
小說推薦我爲國家修文物我为国家修文物
“嘻嘻,真是他!”
“我早就说了是他了,他的视频我都看过好多遍了,化成灰我都认得!”
“咦,你这么迷他呀?那你当初报考这个专业,也是因为他?”
“也不全是吧,我不是很喜欢太热闹,觉得以后要是能安安静静坐在那儿修复文物,挺适合我的。”
“那你可要加油哦,争取毕业以后能进他的公司!”
“……”
两个女生窸窸窣窣的聊天声,不时地传进向南的耳朵里,本来一开始他是没听见的——一般情况下,跟他无关的东西他都可以做到左耳朵进右耳朵出——不过,后来有个女生说到了文物修复,他就听到了。
人氣都市小說 我爲國家修文物 線上看-第一千兩百六十七章 師兄真沒意思 (第一更)看書
嗯,这个可以有,很向南。
好看的言情小說 我爲國家修文物 ptt-第一千兩百六十七章 師兄真沒意思 (第一更)閲讀
向南转过头去,看到自己右手边上站着两位小姑娘,一个长得白白嫩嫩,脸上还带着点婴儿肥,一双大眼睛很是清澈,看起来很可爱的样子,另外一个则是瓜子脸,长发披肩,一副很文静的模样。
看起来,之前说文物修复适合自己的,应该就是这个瓜子脸女生了。
看到向南转过脸来了,那个婴儿肥女生吐了吐舌头,小声地嘻嘻笑道:“被人发现啦!”
那个瓜子脸女生则是飞快地回头看了一眼向南,朝着向南点了点头,很大方地打了个招呼:“你好。”
向南也笑了笑,说道:“你好。”
打了个招呼,瓜子脸女生便没再多说什么,很快就转过头去了,向南眼尖,发现她半露出来的耳朵通红通红的。
倒是那个婴儿肥女生,不时地偷看向南一眼,眉眼里全是笑。
过了没多久,公交车就到了金陵博物院,车上大部分人都下了车,向南也跟在人群身后走了下来,下车后左右张望了一下,倒是没再看见那两个女生了,估计是跑到前面去排队领票了。
向南长舒了一口气,也没想那么多,转身就朝博物院后面的办公大楼走去。
古书画修复室中心里,孙福民正站在里面的一张大红长案旁,对着一幅残损的清代画家黄增的设色纸本立轴图《婴戏图》讲解修复技巧,在他的身边,围着一圈的年轻修复师及实习生。
向南走进去的时候,正好还看见了自己的小师妹柯思思也在里面。
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多看了她几眼,柯思思似乎是有所感应,抬起头来瞄了一眼,顿时脸上露出了欣喜的笑容,她悄悄地从人群中挤了出来,朝向南跑了过来,甜甜地喊了一声:“师兄!”
“啊,你好,你好!”
向南没料到这小姑娘这么热情,颇有些猝不及防,他抬起手来指了指孙福民那边,问道,“老师在那边讲课呢?”
“也不算讲课,老师早上来的时候,有几个修复师跟他请教修复技巧,老师就顺势给大家讲一讲。”
柯思思看着向南,眨巴眨巴两只大眼睛,笑着问道,“师兄这次过来,是准备现场演示古画揭展生物酶制剂的效果的?”
“嗯,那些记者还没来吧?”
向南说着,顺势掏出手机来看了看时间,这才刚刚九点钟,那些记者想来也没那么早就过来。
“还没来呢。”
“哦,那行。”
向南点了点头,对柯思思说道,“你回去听老师讲课吧,我先到楼上古陶瓷修复中心里去看一看,一会儿再过来。”
说着,他就转身离开了古书画修复中心,沿着楼梯朝楼上走去。
柯思思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没有喊出来,看着向南飞快离开的身影,她忍不住撇了撇嘴,这师兄,真没意思。
向南当然不知道柯思思心里想的是什么,上了三楼的古陶瓷修复中心,向南一眼就看到赵子和正蹲在地上,看着摊放在地上的二十多块古陶瓷碎片,这些古陶瓷碎片釉面遍布开片,颜色斑斓,不仅有红色的,还有蓝色的,甚至有一些碎片的釉色红蓝斑驳,看起来颇为奇特。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我爲國家修文物-第一千兩百六十七章 師兄真沒意思 (第一更)讀書
不过,向南只是瞄了一眼,就知道这件古陶瓷器是清乾隆年间的窑变釉瓷器。
窑变釉瓷器,是唐英督理景市御窑厂时,仿烧钧窑釉色所繁衍出来的新品种,颇受皇帝的珍视和喜爱。
優秀都市小说 《我爲國家修文物》-第一千兩百六十七章 師兄真沒意思 (第一更)相伴
“赵老师,您这是在干嘛呢?”
向南慢慢地走了过去,笑着对赵子和说道,“这些古陶瓷残片上,也没长花啊!”
赵子和抬起头来看了看向南,摇头笑道:“你这小子,是不是在魔都待久了,也开始变得油嘴滑舌了?”
说着,他从地上站了起来,拍了拍手上的灰尘,问道,“你怎么跑这里来了?公司里没事干了?”
“公司里有其他人照看着,哪用得着我天天盯着啊?”
向南笑了起来,说道,“这次过来,是借楼下的古书画修复中心的场地用一用,一会儿要对公司里的一款产品进行现场展示,会有电视台和报社的人过来。”
“现在单纯的修复文物都已经满足不了你了是吧?又是搞什么文物修复培训学院,又是搞文物修复研究所的。”
“哪有那么夸张,只是觉得自己正好有这能力,也有这时间,就想着多做一些事情而已。”
“这算是给文物修复行业打打鸡血?”
“算是吧。”
“哟,没想到你这么伟大,这是想当圣人啊?”
“赵老师您可千万别这么说,我从来没这么想过,做这些事只是顺势而为。苏轼说过,当圣人太累。我可不想活得那么累,自己开开心心,又能顺便拉其他人一把,那就最好了。”
“……”
两个人靠在古陶瓷修复中心门外的走廊窗边,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
实际上,向南和赵子和之间虽然差着辈分,但这么多老师里面,他反而跟赵子和最能聊得上话,而且,赵子和的儿子跟向南还是高中同学,本能地就亲近一些,这也是为什么向南每次逢年过节都会到赵子和家里去探望一下,每次到金陵博物院也都会来这边找赵子和聊一聊的原因。
跟赵子和聊了一会儿,向南看看时间已经差不多了,这才和赵子和道了别,下楼回到了古书画修复中心。